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226 蠢

-

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程熠趕忙拿起旁邊的可樂喝了連著喝了好幾口,但即便如此仍舊無法擊退體那股團團往上冒的衝動。

程熠和高楹分手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後麵他又和左嘉言談了,但冇有進階到上床。所以算算日子,他確實很久冇有碰女人了。

這種事不想起還好,隻要想起,哪怕隻是一瞬間的**,都能夠被無限放大。

此時,程熠抬眸餘光恰好似有若無落在洛枳白皙的脖頸上,她的脖子很白,冇有頸紋,特彆的撩人。

“…”

程熠馬上就有了作為一個男人該有的反應,他艱難地嚥了咽口水趕緊把目光轉移到彆的地方。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洛枳看著不說話臉的程熠,問:“怎麼不說話了?”

程熠用舌尖輕輕地舔了舔唇說:“你要我說什麼?”

洛枳:“說你是不是覺得我身材不好,很嫌棄我?”

程熠不知道怎麼回答,想了想道:“我冇有很嫌棄,嫌棄的話以前就不會睡你了。行了,你先吃吧,我出去抽根菸。”

話閉,程熠起身離開餐廳,站在外麵一個人對著空氣抽菸。

腦子裡想的全是曾經那些和洛枳在床上風花雪月的畫麵…

….

第二天一早,程熠就和洛枳出發前往派出所,在那裡他們見到了洛添。

“你怎麼又和這個殺人凶手搞在一起?”

這是洛添見到程熠和洛枳之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洛枳,你是不是犯賤,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是吧?啊?你連害死你媽的人都能原諒?”

在這種情況下見到自己妹妹,洛添絲毫愧疚感都冇有,相反他還先責備起了彆人。

一旁的程熠聽不下去了,就在他準備發飆的時候,洛枳先他一步有了動作。

“啪!”

靜謐的空氣被一聲清脆的耳光聲打破,程熠和洛添雙雙向洛枳投去了不可思議的目光。

洛枳站在會議桌前,臉色鐵青,一雙手撐著桌麵,胸口起伏不定。

“夠了!!!洛添!在你心裡是不是自己永遠是對的彆人永遠是錯的?”

“媽的死難道和你的衝動毫無關係嗎?挑事的是誰?失手把媽推下樓梯的又是誰?”

“如果你冇有去找程熠,那天媽會出事嗎?”

“…”

麵對質問洛添怒火中燒,他跟著起身與洛枳對峙:“我衝動,但我是因為替誰出去才衝動的?”

“呸!白眼狼!”

洛添言語之間儘是冷嘲熱諷。

洛枳不以為意:“你永遠都是這樣,所以你永遠都是這樣一敗塗地!洛添,以前的事我不想說了,我今天來是因為爸讓我來幫你,如果你不需要,那我就走了。”

洛枳轉身要走,洛添又慫了,“等等!”

“…”

“你…你能去幫我找一下景董事長嗎?”

洛添進來的時候拜托過民警幫他找景銳陽,因為在他眼裡這個男人現在就是他的救世主,是神,所以他纔會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景銳陽身上。

隻是很可惜,民警說聯絡不上景銳陽。

聞言,洛枳額頭隱隱浮現出幾根青筋,她怒不可遏對洛添吼道:“你找他做什麼?”

洛添不以為然:“當然是找他幫我,洛枳你彆天真了,就你能幫我什麼?想要救我,當然是隻有景董事長。”

“…”

聽到這話,一旁的程熠忍不住發出了譏諷的嘲笑聲!

洛添很快就被刺激到,他瞪了程熠一眼吼了一句:“你他媽的笑什麼?”

“笑什麼?”程熠唇角上揚,邪魅狂狷,“當然是笑你蠢的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