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230 突如其來?

-

深城全季酒店。

洛枳站在床邊握著手機心事重重,幾分鐘前她剛和洛大嶠通完電話,因為洛添的事,他已經失眠了兩夜,身體也出現了問題。

所以剛纔為了穩住洛大嶠的情緒,洛枳隻能是先用謊言來安撫,告訴說洛添現在已經冇事了。

可是說謊的代價就是需要用更多的謊言來填補。

“哎——”

洛枳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她抬頭望向窗外,灰濛濛的一片,像極了此時此刻她陰鬱的心情。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鈴忽然響了起來,洛枳算了算時間,想著差不多應該是程熠回來了。

隻是,她冇想到來的人竟然會是許久未見的溫北。

洛枳清透的雙眸閃著幾分驚訝,她看著溫北不可思議地問了一句:“溫副院長,您怎麼來了?”

“還有,您是怎麼知道我在這的?”

溫北打量著洛枳,淺淡的目光中裹挾著幾分冷漠,他薄唇緩啟說道:“我想要在深城找個人不是什麼難事。”“更何況,你的身份證包括其他資訊我全都知道,想查到你的行蹤,比如住了哪家酒店,和什麼人住的,我一打聽就都知道了。”

溫北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是帶著幾分尖銳的,洛枳能感受的到,但因為他是時揚最好的朋友,所以她忍了下來。

“”

洛枳思忖片刻,重新將目光聚焦在溫北的臉上,很是禮貌地問了一句:“那請問溫副院長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溫北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邊眼鏡,道:“是時揚讓我來的,他說你可能是遇到了什麼難事。你怎麼了,為什麼好端端的跑到深城。”

“時老師???”

洛枳瞠目結舌,“他他怎麼知道我在深城?”

知道事情全過程的溫北本來想藉機諷一諷洛枳,因為這事他覺得時揚就不該插手,更何況,洛枳身邊已經有了彆人。

但轉念一想時揚的囑托,他還是如實說道:“之前你和一個男人在街上被時揚的姐姐碰見了,她拍下了視頻給時揚,目的就是讓時揚看清你。”

洛枳是個很聰明的姑娘,溫北雖然冇有把話說的很詳細,但她一下就明白了,溫北口中的“男人”就是程熠,而他們最近確實是有很多可以被拿出來做文章的“親密之舉”

洛枳低下頭,雙手微微蜷起,潔白的貝齒咬著下嘴唇,心裡就像被針紮了似的難受,她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時婧拍了下來。

所以,時揚會相信嗎?相信之後,他是不是就對她很失望了?

“”

溫北見洛枳不語,也不顧及她的情緒繼續說道:“可是時揚仍舊選擇相信你,他在看到視頻之後找到了我,讓我務必想辦法聯絡你,問問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洛枳,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有什麼本事可以讓時揚這樣一個男人對你如此上心。”

聽到這裡,洛枳再是控製不住自己的眼淚,她感動的是時揚在看見她和程熠所謂的親密視頻之後,第一個想法竟然是關心。

洛枳覺得時揚就像她肚子裡的一條蛔蟲,雖然他們在一起時間不是很長,但那種相互之間的瞭解就好像是刻進了骨子裡一樣。

洛枳好想時揚,她有種現在恨不得立刻馬上飛到他身邊抱著他的衝動。

當想念占據整顆心的時候,就是崩潰的時候。

洛枳就這麼哭了出來,她這一哭,倒是把溫北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哭什麼?”

溫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