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33 你最近很乖

-

程熠看著洛枳那張無辜無害的臉,心一下子抽了一下…

他本來是想說:“洛枳,我們分手吧,這次認真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再麵對洛枳的時候這句話就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嗯?程熠怎麼了?”

洛枳努力控製自己早已崩塌一萬次的情緒,故意裝作若無其事。

程熠動了動唇,說:“冇事。”

洛枳笑了,“嗯,那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

洛枳轉身,程熠又把她叫住。

“怎麼了?”

洛枳心裡早就塌房了,如果殺人不犯法,她現在估計已經把刀捅進程熠的心臟裡了。

“你…你是不是有什麼事?你今天好像特彆乖。”聞言洛枳笑了,“昂,因為前幾天有點任性過頭了。”

程熠皺眉。

洛枳看向程熠突然說道:“程熠我以前是不是太不夠好了,所以你有些煩了?”

聽這話,程熠心裡“咯噔”一跳,但他現在不太想談這個話題。

“冇有,你想多了。”

洛枳看出程熠的不耐煩,“哦,知道了,我先回去了,你早點休息。”

程熠頷首:“嗯。”

洛枳離開程熠家,電梯門正好打開,裡麵有箇中年婦女正在貼“囍”字。

洛枳盯著那“囍”字發呆。

“小姑娘,不好意思啊,打擾到你了,是這樣的,我兒子明天結婚,兒子說女孩子需要儀式感,所以我們不敢漏掉一丁點細節。”

真好。

洛枳看著那“囍”字眼眶慢慢地濕潤了,好奇怪,為什麼看著彆人被愛她也會想流淚。

“恭喜阿姨。”

“謝謝小姑娘,來給你一包喜糖。”

“謝謝。”

洛枳握著那包喜糖走出電梯,她一直往西走來到一個綠化帶前偷偷咬著手指哭。

太難受了,這種感覺太難受了,又恨又傷又氣憤又不捨…

洛枳不懂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懲罰她,她是乾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嗎?偏要這樣被人玩弄於股掌之中。

洛枳哭的快喘不過氣,頭暈眼花,甚至到後麵開始劇烈嘔吐。

這種反應在醫學上有個挺矯情的名字,那就是傷心過度。

不要小看這個傷心過度,洛枳記得讀本科的時候隔壁班有個女生,因為家人離世,受到的打擊太大結果直接造成卵巢早衰大姨媽都冇來。

大姨媽?洛枳突然停了下來,她像是意識到什麼一樣,整個人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走出小區,洛枳到旁邊的藥房買了一根驗孕棒,出來之後她徑直往斜對麵的公廁走去…

/

翌日,恒遠集團。

高楹來到程熠的工位旁邊,“程熠,待會和我去見一個客戶。”

“好。”

高楹很欣賞程熠的能力,這個男孩子話不多,做事靠譜,有能力,她冇有理由不去重用他。

下午兩點,高楹和程熠離開公司,就在他們準備上車的時候,突然殺出來一個不速之客。

“喲,高工,這是去哪呢?”

聞聲,高楹和程熠同時回頭,兩人目光同時聚焦在一個名叫孫凱寧的人臉上。

他是研發二部的總監,和高楹平起平坐,都是高級總工程師,也是競爭對手。

這次公司有意提拔一個總經理,人選就是高孫二人其中一個。

高楹抬眸看著孫凱寧眼裡儘是讓人猜不透的笑意:“下班,回家。”

啊呸!孫凱寧真想一口吐沫淹死高楹。

但即便心裡這麼想,表麵上大家還是客客氣氣地,“那高工慢走,我也下班回家。”

結果,四十分鐘後,高楹和孫凱寧不約而同地出現在了泰安門。

原來,今天高楹和孫凱寧都是來見客戶的,今天這個客戶來頭可不小,要是誰能拿下他的單子,基本這總經理的位置是囊括在手了。

之前高楹在公司內部評選會上丟了臉,現在的她變得比從前更賣力。

酒桌上,高楹拚酒拚的很凶,完全不遜色任何一個男人,她的酒量真的很不錯。

最後,高楹憑著著程熠拿下了重要客戶,冇有彆的原因,就是程熠做出來的東西好。

孫凱寧被氣的咬咬牙,趁著高楹上廁所的時候,他等在女廁門口滿腦子想的都是待會要如何攻擊高楹。

“高喜兒!”

高楹走出洗手間,她正打算把挽至手臂的手往下拉,就聽到孫凱寧的聲音。

高楹斜眸冷冷地看著孫凱寧,她覺得這個男人實在low的讓人看不起。

“嘖嘖,高喜兒,你真是騷的可以,什麼男人都能拿下。話說,你不是有老公了,那還和自己下屬走的這麼近,讓我猜猜,你是不是把他給搞上床了!”

孫凱寧不得不承認他就是嫉妒高楹手下有程熠這個天才,他挖了幾次,結果程熠都無動於衷。

這怎不叫他窩火。

孫凱寧的話讓高楹腦海裡閃過一個片段,那次在車裡,程熠扶著她的腰…

高楹冇再敢往下想,她迎上孫凱寧的視線,毫不客氣地說:“垃圾,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

孫凱寧自知現在逞口舌之快也占不了什麼便宜,索性冇再說,灰溜溜地離開了。

飯局結束時,高楹已經有些頭重腳輕,程熠把她扶進車裡,然後進了駕駛座。

“楹姐,我送你回去。”

“…”冇聲。

程熠回頭,發現高楹靠在座椅上,雙眸緊閉,胸口輕輕地起伏著。

程熠冇說什麼直接把車往高楹住所的方向開。

“吱吱吱。”

突然,程熠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起來,他掏出來看了一眼,螢幕上跳躍著“洛枳”兩個字。

“喂。”

程熠接了起來。

“你在哪?程熠,我有話想和你說。”

程熠暼了一眼後視鏡,把車變了道:“現在不方便。”

“哦,你有事是嗎?”

“嗯,掛了。”

程熠冇把洛枳當回事他按照導航線路一個直往南開。

中途,就快要到目的地的時候,高楹突然想吐,程熠不得已把車停在路邊。

高楹蹲在地上吐了很多,吐完以後人也清醒了。

“程熠,你怎麼在這?”

高楹有些斷片。

程熠:“送你回去。”

高楹點點頭冇再說什麼。

到了之後,程熠把高楹扶進她家,“楹姐,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程熠不喜歡趁人之危,上次的事,他事後才察覺到不對勁,那就是那杯酒其實是被人動過手腳的。

程熠說完轉身準備離開,高楹忽然將他叫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