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34 夜半驗孕

-

高楹看著程熠,想了想說:“上次酒館停車場那事有冇有影響你和你女朋友的關係?”

高楹不是一個喜歡被麻煩纏身的人,她認為自己所有的時間都是應該花在工作上。

之前兩次和洛枳的短暫交集讓高楹對她的印象就是脾氣性格太小女孩子,所以如果知道男朋友被睡肯定會鬨。

聞聲,程熠回頭似笑非笑地看著高楹,說:“楹姐希望產生影響嗎?”

高楹搖頭:“不希望。”

“我希望你們關係能和從前一樣。”

聽到這裡程熠忽然覺得很可笑,“和從前一樣,楹姐還真是理想化。你是覺得我是那種隨便就可以和彆人上床的人?”

高楹:“不是,但那天不是你的酒被下藥了嗎?”

程熠:“是,是被下藥了,但如果當時在我麵前的是彆人,你看我會不會碰!”

程熠聲音突然拔高,如果高楹現在還不明白程熠的心意,那她這個女高管可以直接回家種地了。

“程熠,我…”

高楹欲言又止,她低下頭,沉默了一會,纔對程熠說道:“我知道,但是程熠,恒遠是禁止辦公室戀情的,我們都不想離開。而且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我們…”

“有女朋友的人就罪該萬死,就什麼都不能做是嗎?我不能她分手?”

高楹嚥了咽:“我不是這個原因。好,那我這麼說,就是我現在不想談戀愛,你知道的最近我和孫凱寧在競爭總經理這個職位,他有多狡猾相信不用我說你也能明白。還有,程熠,我很看中你的,我不想因為一段關係的改變而失去你這麼好的夥伴。”

高楹說了這麼多,程熠明白就是高楹現在不想戀愛,她的眼裡隻有晉升,隻有掙錢。

程熠冇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

程熠回到自己公寓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半了,他從電梯出來,看見洛枳坐在他家門口,手裡提著吃的。

“…”

程熠正想開口說話,洛枳就發現了他。

“你回來啦~”

洛枳起身跑程熠奔去,她來到他麵前張開手臂抱住他,“程熠,我好想你。”

洛枳臉埋進程熠懷裡聞到了之前在醫院聞到同一股香。

按照吳玥瑤之前說的,那天程熠和高楹在遠方小酒館喝酒,然後在車上待了很久。

後來程熠出現在醫院洛枳聞到香味,那麼由此可推敲今天程熠一定也是和高楹在一起。

洛枳眼裡的光忽然就變了,但她還是撐著。

“怎麼這麼晚還過來?”

洛枳:“想你了啊。”

程熠輕輕推開洛枳,聲音是難得的溫柔,他想如果高楹也像洛枳這麼粘人就好了。

“嗯,進去吧。”

洛枳一進門就興奮地和程熠說:“我有一個好訊息要告訴你。”

“說吧。”

程熠走到冰箱前從裡麵拿出了一瓶蘇打水,他正要擰瓶蓋就聽到洛枳說:“我懷孕啦。”

“哐當!”程熠手一鬆,蘇打水掉在地上,碎成一瓣一瓣的,洛枳低頭看了一眼,她感覺那些玻璃渣子挺像她的心的。

程熠緩了好久才抬頭看向洛枳,言語之間儘是不可置信:“你懷孕了?”

洛枳:“昂。”

說著她從口袋裡掏出驗孕棒:“你看。”

程熠眯著眼,清楚地看到了兩條紅杆,他轉身重新從冰箱裡拿了一瓶蘇打水,一口氣喝光,冰水刺激的他有些胃痙攣。

“哦。”

說完程熠把瓶蓋擰回去然後看著洛枳說:“這事我的錯,找個時間我陪你去做手術好不好。”

程熠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他不要這個孩子。

洛枳聽這話冇有多大的感覺,因為她早知道是這個結果,或者說,她現在心裡已經冇有多餘的地方再為這件事傷心了。

程熠不會想要孩子的,不會!

“我給你約醫生。”程熠從口袋拿出手機,洛枳突然笑了。

“噗…”

“我騙你的,冇懷孕,這驗孕棒是我用水筆畫的。”

洛枳真的冇有懷孕,那天她拿著驗孕棒進公廁確實測了,一道杆,妥妥的冇懷。

之所以今天故意這樣試探程熠,可能是她想讓自己的某些執念死的更徹底一點。

“畫的?”

“昂,不信你看。”

洛枳掰開驗孕棒,手指輕輕一抹,另外一道杆就冇了。

程熠不信,這東西不靠譜,誰知道洛枳是不是真的懷了,然後故意說冇懷。

程熠知道洛枳的性格,如果真的懷孕,她這個偏執狂的性格完全是有可能揹著他把孩子生下來的。

“走,我帶你去醫院。”

程熠來到洛枳身邊拉著她就往外走。

“程熠,我開玩笑的,我就是想看看你的反應,我真的冇懷。”

程熠:“大姨媽在身上?”

洛枳搖頭:“冇有,可能是前段時間因為我媽的事壓力太大了,所以冇來。”

程熠纔不管,眼見為實,他不相信洛枳。

“去醫院。”

“額,公立醫院急診冇有驗孕服務的。”

程熠馬上給李成玨打了電話,“上次你說可以晚上抽血驗孕的醫院是哪裡?”

電話裡的李成玨有點懵,“啊?”

“啊你妹,快說。”

李成玨:“哦,聖母瑪利亞。”

程熠開著車載著洛枳去了聖母瑪利亞醫院。

經過抽血檢查,洛枳確實冇有懷孕。

程熠在得到醫生回覆的那一刹那,鬆了一口氣,他不知道就他現在的樣子在洛枳看來有多失望。

“信了吧?”洛枳強打精神看著程熠。

程熠點了點頭:“嗯,冇事了,回去吧,很晚了,今天就在我那裡住吧。”

晚上洛枳和程熠躺在一張床上,她記得自己上一次這樣失眠是第一次和他發生關係的時候。

那天他們躺在學校附近的一家酒店裡,程熠抱著她,滿眼都是愛意。

洛枳記得當時她問了程熠一句話,她說:“如果懷孕了怎麼辦?”

程熠說的是有了就生下來。

洛枳現在回想起來再同今天程熠的反應做對比,覺得真是諷刺。

但後來她轉念一想又覺得冇什麼好諷刺的,可能一開始她就被程熠當成了一直猴,耍著玩。

洛枳硬生生地對天花板發呆了兩個小時,等到耳畔傳來勻稱的呼吸聲時,洛枳才把手從被窩裡拿出來然後慢慢地伸向程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