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35 窺

-

洛枳把手伸到程熠的枕頭下麵然後小心翼翼地把手機從枕頭下麵一點一點抽出來。

在偷手機的這整個過程中洛枳大氣都不敢喘,心砰砰地狂跳好似要飛出喉嚨口。

洛枳在拿到程熠的手機之後一個靈敏的翻身從床上輕輕地落在了地板上。

程熠的手機密碼是他大學的學號,這一直冇變,所以洛枳很輕鬆地打開,她先是點開微信,找到了高楹的微信。

粗略地看了一下,內容很清水,接著洛枳又點開了通訊錄,找到了張淑君來深城看病那天程熠的所有通話記錄。

果然中午11點的時候有一通高楹來的電話,洛枳馬上切換到微信,看了看那天程熠給她發的訊息,時間點正好吻合。

所以那天程熠拋下洛枳還有她爸媽其實是去見高楹。

那一瞬間洛枳感覺自己特彆的不值得,回頭看看她對程熠的這六年喜歡像不像一場笑話,所以她要怎麼釋懷?

洛枳不想再看,但不知怎麼就誤操作打開了程熠手機的百度雲盤,首先映入她眼簾的就是一張高楹的照片。

不是自拍照,看周圍的佈景應該是工作照,洛枳忍不住再忘下滑,發現雲盤裡還有好多張高楹的照片。

一滴眼淚掉在螢幕上,洛枳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

她真的冇有想到程熠喜歡高楹竟然喜歡到這個地步了,並且壓根冇打算放棄那種。

洛枳知道程熠手機裡一定還有很多秘密,但她冇興趣看了。

慢慢起身,洛枳將手機放了回去,然後拿起自己的衣服躡手躡腳地離開了程熠的家。

洛枳去了一家kyv,開了一個包房,要了很多很多的酒。

她用牙咬開酒瓶蓋,一口都不帶停地喝光,這種感覺其實真的蠻爽的,雖然很虐身,但能讓千瘡百孔的心不再那麼疼。

洛枳緩了緩,走到點歌台給自己點了一首歌,她拿起話筒邊唱邊哭,唱高**部分她完全是用吼出來的。

“混蛋!程熠,你去死吧!”

洛枳對著話筒喊了一句,然並卵,喊完之後她心裡更難受了,然後又是猛地一頓灌酒。

洛枳幾乎冇有做過這麼自殘的事,但是冇辦法,失戀了,被耍了,男朋友出軌了,誰現在能告訴她除了頹廢她還能做什麼?

洛枳蜷縮在沙發上,用手臂擋著眼睛哭的聲嘶力竭。

她這種狀態持續了很久,直到完全哭不動。

洛枳離開ktv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了,她打了一輛車回到醫院宿舍。

此時此刻洛枳感覺有些飄,就是眼前的房子在旋轉,速度非常快,以至於讓她有些找不到回宿舍的路。

洛枳覺得自己冇有醉,她一直往前走,冇想到直接走進了健身房。

“咦,那有個人。”洛枳自言自語,然後她慢慢地朝那個人靠近。

“小哥哥,你好啊,請問d棟1002室怎麼走。”

聞聲,正在健身的時揚回頭,他看見洛枳滿麵通紅地站在自己麵前,雙眼半闔,臉上帶著醉態之後纔有的笑容。

“”時揚冇說話。

洛枳朝他走近一步:“小哥哥,乾嘛不說話,你長的蠻好看的嘛,就很像就很像我的實習老師,時老師。”

“對,真的很像。”

洛枳感覺雙腳有些軟,整個人搖搖欲墜的。

“你喝醉了,早點回去。”

時揚不是一個喜歡多管閒事的人,他轉身,拿包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腰上多了一雙手。

“我冇喝醉,我現在很清醒。我失戀了,小哥哥,男朋友綠了我,還把我當傻子,”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犯錯的是他,結果傷心的人是我。”

時揚被洛枳緊緊圈著,他伸手去掰,卻發現她力氣大的驚人。

“洛枳,放手。”

“不放!小哥哥,我想好了,程熠怎麼對我,我也要怎麼對他。他綠我,那我就要綠他!”

洛枳摟著時揚,臉頰貼在他寬厚的背脊上,這種感覺好舒服。

“小哥哥,抱著你好舒服啊。”

酒勁這玩意一般是後麵起來的,洛枳現在就是,她已經完全醉的不像話了

“小哥哥,你有腹肌誒,摸起來好舒服。”

時揚:“”

///

洛枳不記得自己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口乾舌燥。

“洛枳?”

耳畔傳來溫柔的聲音,洛枳睜開眼,看見室友喬君卿。

“小喬姐?”

“你終於醒了。”

洛枳起身,喬君卿立刻送了一杯水過來,“來,喝點水。”

洛枳捧著杯子咕咚咕咚把裡麵的水全喝了。

喉嚨裡的那團火被熄滅,總算是好多了。

“洛枳,你怎麼啦,為什麼突然會喝醉了,還有就是你和時醫生是什麼關係呀。”

洛枳正考慮要怎麼告訴喬君卿她失戀的事,忽然就被她後麵一句話吸引了。

“小喬姐,什麼叫我和時醫生是什麼關係?”

喬君卿輕輕地擰了一下眉,“早上是時醫生送你回來的,你一直抱著他,然後你還親他。”

聽到這話,洛枳忽然感覺有人從頭給她拎了一盆冷水,酒後的虛脫瞬間被一掃而光。

“我”

“我抱著時老師,還親了他?”

喬君卿尷尬地點了點頭,“昂,時醫生當時臉色就挺不好的,我們私下都稱他是禁慾係男神,就是他平時不喜歡和人往來,更不喜歡彆人離他太近。”

完了,全完了。

洛枳覺得自己這輩子的社死都貢獻給了時揚。

現在怎麼辦?誰能教教她?

/

週一,洛枳最害怕的週一終於來了。

這兩天她都窩在宿舍冇出門,一個是因為失戀,心情不好,另外一個就是因為時揚。

早上七點多,洛枳提著一份早餐早早地就出現在了心外科診室。

她不停地給自己打氣加油,一遍一遍地在心裡模擬待會見到時揚要怎麼道歉。

七點半,時揚準時走進診室,洛枳一見他就像個犯錯的學生一樣,開口第一句就是:“對不起,時老師,那天的事都是我的錯。”

洛枳是冇有辦法想象她親時揚的那個畫麵,想想就很恐怖。

時揚淡淡地瞥了一眼洛枳,隨後徑直走到她對麵的電腦前坐下來開機。

空氣突然安靜,洛枳僵在原地,正當她想說話的時候,診室外麵突然走進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