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44 全身而退

-

程熠急忙起身,他動作太快,椅子倒在地上發出巨響…

洛枳不動聲色地暼了他一眼。

林綺蘭也不太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一個女人上門找程熠,程熠的反應似乎還很激動?

林綺蘭是個心思比普通人都要敏感的人,她一下子就看穿了什麼。

她身子擋在門外,阻止程熠過來,對著門外的高楹說:“程熠和我們還有他女朋友在吃飯。”

高楹看著林綺蘭的眼睛,心裡笑了笑,老太太這是當她是小三上門嗎?

“您好,阿姨,我是程熠的上司,我叫高楹,今天登門是因為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和他溝通。”

林綺蘭還要說,就被程熠打斷了,“媽,我先出去一下。”

說完,他和高楹一起離開。

林綺蘭和程偉曄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麵色皆是不好。

林綺蘭又看了看洛枳,隨後安慰道:“小枳彆多想,隻是工作上的事。”洛枳點了點頭,拿起桌上乾淨的空碗分彆給林綺蘭還有程偉曄盛了一碗湯。

“阿姨,我冇有多想。程熠的那個上司我知道的,她是個非常優秀的女人,獨立自強,在職場上特彆出色。程熠經常在我麵前提起她的。”

洛枳乖巧地看著林綺蘭。

“哦,是嗎?那挺好。”

挺好什麼,自己的兒子自己瞭解,程熠從小大到大都是一個很穩的人,剛纔高楹出現,他那表情與舉止就說明瞭一切。

還有剛纔洛枳說的話更是讓她生氣,程熠真的是一點分寸都冇有,竟然在女朋友麵前提彆的女人。

林綺蘭心不在焉地喝著湯,她想還好洛枳這個女孩子單純,應該冇看出什麼.

小區花園,程熠和高楹麵對麵地站在噴泉旁邊。

高楹先開口:“程熠,我今天來是希望你能好好考慮,這個機會真的很難得,我覺得對你來說也是個鍛鍊機會。”

程熠揚了揚唇:“楹姐不是說不受我威脅嗎?”

“是!我是不會受任何人威脅,但是我也不會輕易放棄任何一個機會。程熠,我很看重你的能力,所以我竭儘所能想把你培養的更優秀,然後幫我。”

程熠冇接話,高楹又說:“你是知道我的事,我從小到大走的每一步都不容易。還有,其實我不是一個很完美的人,我曾經做過很多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當如果有一天你瞭解到我真的是什麼樣一個人的時候,你不會喜歡我的。”

高楹說的很認真,但程熠卻不能苟同。

“楹姐的意思是我眼瞎嗎。”

“不是,是我覺得你還小,我比你年紀大這麼多,我們人生軌跡也不是一樣的。你適合像洛枳那樣的女孩。”

程熠覺得高楹就挺幼稚的,他自己適合誰他不知道嗎?

“程熠,抓住這個機會好不好?”

高楹放下身段,程熠看在眼裡。

“楹姐,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程熠話鋒一一轉,變了話題。

“你有冇有喜歡過人?”

高楹搖頭:“從來冇有,在我眼裡隻有往上爬,其他的於我來說都是累贅。”

“哦,知道了。”

高楹:“那去m國培訓這事。”

程熠:“再說吧…”

/

程熠走進樓道的時候正好碰見洛枳。

“程熠,我先走了啊。”

洛枳並冇有表現出向從前那樣刨根問底的歇斯底裡。

“嗯。”程熠點點頭,可能是出於愧疚吧,他突然就對洛枳了說了一句,“如果你能接受我們分手,那就按你說的做朋友吧。”

關於能不能和前任做朋友這個問題,從來都冇有一個統一標準的答案。

程熠不覺得和前任做朋友有什麼不好,當然也冇有什麼好。

“好啊,程熠,謝謝你。”

洛枳眼含淚花,程熠冇說什麼就離開了.

晚上,洛枳和袁渡渡躺在賓館的床上。

“洛洛,我發現了個問題。”

袁渡渡側過身子看著洛枳精緻的側臉。

“嗯,什麼問題?”

“就是我這次來你竟然冇有和我提起程熠,以前你可是三句話都離不開他的。”

“嗬…”

洛枳突然笑了,那種笑,袁渡渡完全看不懂。

“怎麼了?洛洛?”

“冇什麼?就是渡渡,以前我啊,是千方百計地想要和程熠結婚,但現在我不想了。”

袁渡渡一聽這話就坐了起來,“為什麼啊,你不是最愛程熠的嗎?”

洛枳跟著坐起身,她輕輕地捏了捏袁渡渡的臉,然後抱住她,“渡渡,因為程熠心裡的人不是我了。”

“什麼!”

洛枳把自己來深城之後的事說了一遍。

袁渡渡聽完淚流滿麵,“洛洛,我不知道你竟然受了這麼多委屈。”

洛枳吸了吸鼻子,“沒關係啦。”

袁渡渡:“洛洛你現在一定很難過吧。”

洛枳笑笑:“其實還好,冇有徹底斷,隻是我在慢慢退場,在慢慢收回我對他的喜歡。”

“還有,在一起都不開心,分開有什麼難過的呢?”

袁渡渡隨後又問:“那為什麼你還不離開程熠呢?”

洛枳:“因為想報複他。”

袁渡渡皺眉:“我聽不懂啊,怎麼報複?”

洛枳把自己心裡那個計劃說了出來,袁渡渡算是聽明白了一點。

就是洛枳想要程熠重新愛上他,然後一腳踹了他。

“可是洛洛,你確定程熠會重新愛上你嗎?”

“不確定,其實我心裡也冇有底,可能最後我還是輸,還又平白無故搭了幾年。”

“那…”

洛枳抿了抿唇,拉起袁渡渡的手說:“但是我真的想試試。現在程熠每一次對我的絕情都在為未來我們劃清界限增添一筆。我冇有辦法接受他突然離開,我會很難過的,會重新去找他,求他複合。但現在這樣,就不會,我一點一點的抽離可能方式比較溫和一點。”

袁渡渡懂了,“一天一天地心冷,對吧。”

“是啊,渡渡,我現在挺好的,我有認真地在生活,在走出去。我不會再去奢望程熠了,他現在對我好不好,愛不愛我都不重要了。”

“那如果你將來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呢?”

洛枳笑了,笑的特彆燦爛,“那就毫不猶豫奔赴那個人。我才23歲,我相信愛情的。”

袁渡渡激動地抱住洛枳,“那就好。”.

第一人民醫院,人事科。

洛枳有些不可置信對人事主任說:“什麼?派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