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55 受傷

-

洛枳和時揚花了兩個小時才登上了山頂。

“時老師,這麼難登的山,他們住在這裡是怎麼生活的啊?”

洛枳氣喘籲籲,她從包裡拿出一包紙巾遞給時揚擦汗。

時揚接過紙巾,“不清楚,去看看。”

他們正要往前走,突然他們身後傳來了方書記的聲音。

“時醫生。”

洛枳和時揚同時回頭,發現方書記還有醫療援助隊的領頭人拄著登山杖朝他們走來。

“你們怎麼來了?”時揚問了一句。

方書記馬上說道:“我們要來啊,這家人真的不好搞的,我怕你們應付不來。”

“謝謝方書記。”

時揚對著方書記道謝。

“不客氣,走吧。”

一行人來到一棟破舊的平房前,方書記扣門。

“老牛,開開門啊,城裡的專家來了,你給他看看。”

方書記說的是本給話,但這個本地話不是那麼拗口,所以大家都聽得懂。

“冇病,快走!”

方書記話剛說完裡麵就傳來了男人犀利的聲音,洛枳想這家人確實不好搞。

方書記不甘心又勸了好久,過了一會裡麵突然傳來一個孩子劇烈咳嗽的聲音。

時揚聽這咳嗽聲立馬感覺到了不對勁,“方書記,快讓他們開門。”

“好,好。”

方書記繼續苦心勸說,這回門倒是開了,一個穿著破舊衣裳的男人闖進了大家的視野裡。

他身後跟著一個女人,頭上包著一塊粉色的破布,懷裡抱著一個兩歲左右的男孩。

“咳咳咳!”

男孩不停咳嗽,臉色是那種灰青色的,一看就不是正常孩子該有的樣子。

“哎呦,孩子這是怎麼,咳成這樣,這裡有專家讓他給孩子瞧瞧。”

方書記話音剛落,那個粗魯的男人就大吼了一句:“什麼破專家老子纔不信,之前去看了那麼多醫生,吃了那麼多藥都冇好,全是騙鬼的。滾,快滾!”

男人罵罵咧咧說了很多,就是那種諱疾忌醫的人。

方書記麵露為難之色,他把目光看向時揚,“時醫生,這…我看要不算了。”

就在這時洛枳忽然湊到時揚身邊小聲地說:“時老師,要不讓我試試看?”

時揚和洛枳眸光交彙:“你…?”

“嗯,我大學學過心理學,讓我試試。”

時揚點了點頭,“你一定要想辦法說服他們,那個孩子已經很嚴重了。”

“好。”

洛枳放下身上的藥箱來到那個抱孩子的女人麵前,她把手機殼上的那個掛件玩偶摘了下來然後送到那個孩子手裡,“寶寶,你喜歡嗎?”

“你看它是不是很可愛啊。”

洛枳不停逗那個男孩,終於那個男孩伸手去拿了。

“…”

“娃兒,把東西還給彆人,不要。”

男孩的母親突然開口,洛枳連忙與她攀談:“沒關係的,就是個玩偶。大姐,我們不是壞人,你們剛纔也說了孩子咳嗽很久去看了都冇用,那就說明你們也認為孩子是生病了對嗎?”

婦女點點頭,眼裡有淚光。

“嗯,娃兒應該是咳嗽了,就是不知道怎麼吃藥都是不好。現在我們自己在家給他用偏方治療。”

作為一個學醫的人來說他們最反感的一定是聽到“偏方”這兩個字。

對,有的偏方肯定是有用,但大多數都是扯蛋的。

不過洛枳並冇有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表現出來,她伸手抓了抓那個男孩的小手,好涼,好冰,明明他穿的也不少。

時揚說的對這個孩子肯定有問題。

洛枳笑了笑繼續說:“大姐,我小時候也用過偏方,效果挺好的,你可不可以給我看看是什麼偏方啊。”

婦女應允,抱著孩子轉身進門,出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個盆子,裡麵黑漆漆的。

“這是蜈蚣熬成的醬,老人說以毒攻毒就會好,娃一直咳嗽就是身體裡有毒。”

洛枳聽完拳頭都硬了,但她還是忍著繼續說:“那挺好的,這樣,我們給寶寶檢查一下,反正是免費的,不收錢,要是我們感覺不錯可以把你這個偏方帶回去研究,到時候還能給你們錢呢。”

“啥?”

女人和男人聽到洛枳的話眼睛皆是一亮,“有這好事?”

“是啊,所以大姐你把寶寶給我,我們給他檢查一下。”

女人動搖,她看了一眼自家男人然後走到他身邊小聲地說:“我覺得可是試一下,反正人是方書記帶來的,應該冇多大問題,我們還在這呢,他們也不會對孩子怎麼樣。”

男人想了很久,終於點頭了。

女人把孩子給洛枳,時揚馬上過來檢視情況,因為條件受限,他隻能做一些基礎性的檢查。

但就是這基礎性的檢查已經能看出問題了。

“是心臟病,需要馬上做手術。”

“什麼?心臟病,做手術,這可是要花不少錢吧。”

方書記在聽到時揚的話突然一驚一乍了起來,而就是因為他的話讓孩子的父親直接暴走了。

他一把從時揚手裡把孩子搶回來,“滾,都給我滾!”

洛枳相信時揚的判斷,這個孩子確實看起來已經很不好了。

“孩子必須馬上送到醫院進行手術,否則一切就都晚了。方書記,救人要緊麻煩您安排下。”

作為醫生最不應該做的就是輕易放棄病人,時揚學醫就是為了救更多的人,更何況這還是個孩子,他的人生纔剛剛開始。

“這…”

方書記為難地點了點頭,“好吧。”

方書記上前勸說,醫療援助隊的領頭人也跟著加入,可是對於一個思想頑固的人來說,想要改變他們的思想是很難的一件事。

最後,男人不僅冇被說動,反而還暴走了,導火索就是方書記的那句:“城裡的醫生不會騙你,再不做手術娃就等著被燒吧!”

“啊!!”

突然男人情緒激動,他大吼一聲從旁邊柴火堆裡抽出一把砍柴刀直接朝時揚衝去。

“我砍死你這個庸醫!”

男人的速度很快,大家都冇有反應過來隻有洛枳,她是最先發現男人有異樣的。

“小心,時老師!”

在就在男人舉起手裡的砍柴刀即將朝時揚砍下去的那一刹,洛枳敏捷地抱住時揚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擋下了危險。

“…”

鋒利的刀鋒紮進肉裡,洛枳感覺到了昏天暗地的疼痛,但她還是緊緊抱住時揚久久不鬆手。

“啊!殺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