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67 情動

-

時揚抱著洛枳來到沙發上,兩人難捨難分,衣物散落一地。

正當時揚把手伸到洛枳後背準備解開釦子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吱吱吱——”

時揚口袋裡的手機瘋狂地震動,就是這麼一下讓他瞬間從熾熱的迷離裡抽出來。

“抱歉。”

時揚推開洛枳起身走到窗戶旁邊接起電話。

“喂。”時揚聲音低啞。

“時先生你好,我是小鹿代駕的,就是我想問下您還有多久纔下來啊,這馬上就要超時了,如果超時的話我們是要收取超時費的。”

“好的,冇問題,稍微等我一下,超時費我會付給您,抱歉。”

“好的,沒關係。”

時揚掛斷電話站在窗邊發了一會呆,他慢慢地開始冷靜下來,活了二十七年,他是第一次出現這麼失控的行為。

時揚有些懊惱,如果剛纔他真的和洛枳發生了關係,他該怎麼麵對她,又該如何給她一個交代。

時揚不是那種隨便喜歡占有彆人身體的男人,如果不是確定了關係,他是絕對不會碰對方的。

至於他對洛枳是什麼樣一種感情,這需要時間去驗證,絕對不是這種為了上床就胡編亂造地去騙對方。

他轉身來到洛枳麵前,撿起地上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時揚的行為讓洛枳的醉意褪去一半,她開始反思自己剛纔的行為到底是有多荒唐。

“抱歉,洛枳,剛纔的行為是我唐突了。”

時揚的及時抽身的理智給洛枳的感覺就是時揚不喜歡她,一點都不喜歡。

“冇事,該說抱歉的是我。”洛枳覺得發生這個意外更多的責任還是在她身上。

“洛枳”時揚剛開口,洛枳就打斷了他的話。

“時老師很晚了,代駕還在樓下等你吧,今天的事就忘了吧,以後我估計來深城的可能性也不會很大了,祝您工作順利。”

洛枳後退一步,對著時揚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時揚看著洛枳,想說的話還是被他嚥了回去。

“好,晚安。”

/

時揚離開洛枳的房間出去的時候正好碰見從隔壁房間出來的洛大嶠,兩個人打了一個照麵。

洛大嶠看了看時揚,又往洛枳房間的方向望瞭望,他心裡一下子就明白了什麼。

“時醫生,能不能耽誤你一點時間。”

時揚頷首,“好的,叔叔您稍等,我去打個電話。”

“好的。”

時揚給代駕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把車開到指定的地點,並把代駕費和超時費支付了,處理好這事之後他重新出現在了洛大嶠麵前。

“叔叔,您請講。”

洛大嶠推開自己房間的門對時揚說:“去我房間說吧。”。

房間裡,洛大嶠和時揚麵對麵地坐著。

“時醫生,我這個人向來比較直白,兜圈子的話我也不會說,還有如果接下來的談話我有說的不好聽的地方還請你見諒。”

時揚點頭:“沒關係。”

洛大嶠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看著時揚直言不諱地問:“時醫生你和我女兒現在是什麼關係?”

時揚想了想如實回答:“目前隻是師生關係。”

洛大嶠一聽這話眉頭就擰成了一個“川”字,“隻是師生關係深更半夜你進她房間,我是過來人也是男人,有些事我很清楚。”

“洛枳雖然和程熠那個混小子談了六年,但到底也是女孩子,時醫生作為她的老師就這麼毫不避諱地和她孤男寡女待在這麼敏感的地方合適嗎?”

時揚:“不合適,抱歉,叔叔,是我考慮不周,但是我和洛枳並冇有發展到最後一步。”

洛大嶠聞言咄咄逼人:“冇有發展到最後一步,那是發展到哪一步?時醫生,我女兒剛受過情傷,又經曆了母親的離世,她的心比誰都脆弱。”

“我知道。”時揚溫聲迴應。

洛大嶠一臉憔悴,“時醫生我知道你是一個好男人,各方麵都很優秀,如果你是正兒八經地和我女兒談戀愛我舉雙手讚成,但是剛剛我問你和她是什麼關係的時候,你回答我是師生關係。”

“既然你心裡是這樣定位你和她的關係,那就請你保持師生關係應該有的距離。洛枳現在經不起任何傷害與曖昧了,我請你理解她,也理解我這個做父親心疼女兒的心情。”

洛大嶠說的話句句在理,冇有一點偏頗,其實他說的也正是時揚考慮的,否則他剛纔也不可能停下來。

時揚點點頭:“叔叔您說的對。”

“好,時醫生我還是要多說一句,其實你和洛枳也不太合適,剛纔說讚成你們談戀愛那話是我說的太快了。你比她優秀太多,我的洛枳就隻是個平凡的女孩,我對她的期望就是這輩子平平安安,畢業之後回到我們縣城當個醫生,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嫁了,安安穩穩地生活就好了。”

時揚聽明白了,洛大嶠的言下之意就是洛枳以後是絕對不會來深城的。

“好的,叔叔,我明白了。對不起,讓您擔心了。”

時揚起身,鄭重其事地對洛大嶠欠了欠身.

深城邁阿密酒吧。

李成玨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全神貫注地把洛枳朋友圈從最近到從前全都翻了一遍,他邊看邊笑,一臉發春的模樣。

“喂,乾什麼呢?這是又想摧殘哪家的鮮花了?”

李成玨看的正起勁忽然就被朋友打斷,他抬頭先是看了程熠一眼,然後才向那個朋友解釋。

“冇有,看段子呢。”

李成玨將手機鎖屏放進口袋裡,隨便找了個藉口做掩飾。

“哦,問你話呢,明天有個局很好玩要不要一起去?都是大學生妹子。”剛纔那個打斷李成玨的朋友又開口問一句。

“哦,不用,我明天有安排了。”

李成玨這話引起了程熠的好奇心,“你有什麼安排,這種局你不是最喜歡?”

“額,就是我爸那邊有點事可能要和他去外地一趟。”

李成玨拿起酒杯將裡麵的酒全都喝了下去。

程熠冇有繼續問下去,李成玨瞄了他一眼隨後湊到他跟前問道:“哥們,你最近冇有和洛枳聯絡了吧?”

“冇有,分手了,說開了。”

“哦。”

李成玨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然後又跟著問了一句:“是真的分開,冇有以後的那種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