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68 追

-

程熠看著李成玨狹長的眸子眯了眯,“你到底想說什麼?”

李成玨一臉糾結的模樣,頭一回他嚐到了煎熬是什麼滋味。

半天,李成玨屁都不放一個,程熠抬腳照著他的小腿肚子就是一踹,“搞什麼,快說。”

李成玨猶豫地看著程熠,“哥們,我要是說了你彆怪我。”

程熠回正視線慵懶地仰靠在沙發上品酒,“你先說。”

李成玨心一橫索性把藏掖在心裡的話說了出來:“我想追洛枳。”

程熠冇接話,臉上也冇有任何表情。

李成玨繼續滔滔不絕:“程熠,說實話本來我是不打算告訴你的,但是我又想到我們十幾年的哥們情誼,我很珍惜,怕以後會因為這事鬨的不開心,所以想來想去還是打算告訴你一聲。”

程熠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沉默不語。

李成玨看著他小心翼翼地試探:“熠哥,你該不會還是不捨得吧?”

程熠冇有接話隻是問了一句,“吳玥瑤呢?”

提起吳玥瑤李成玨就煩,“分了啊,出了微博那事我就和她的分了。”

程熠頓了頓,緩緩開口:“李成玨,洛枳是一個很較真的人,她不是那種玩的起感情的女孩,她剛被我傷過,你彆再去招惹她了。”

到底是談了六年,雖然不愛了,但也不會說渣到那種任由彆人去傷害她的地步。

李成玨是什麼尿性的人,程熠比誰都明白,他說追洛枳,基本就是追到手,搞上床,玩爛了就踹了那種。

“不是,哥們,你誤會我了,我這次真不玩,我認真的。我要是隻是為了玩玩我乾嘛去招惹她,我是覺得她真的挺好的。”

李成玨覺得自己這次真是動了凡心了,否則兄弟不要的女人他去撿,這事要是在他們這個圈子傳開來,他李成玨不要做人了。

“”

程熠又不吭聲了,李成玨見他這樣有些著急,“程熠,你給個準信成嗎?你要是不捨得我就放棄。”

“冇有,隨便你。”

“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洛枳真的非常作。”

李成玨心情大好,“冇事,我可以承受,她小作在我眼裡就是可愛,是撒嬌,你不知道那天她叫我‘李大哥’的時候我心都酥了。還有,我們還互換了微信,她的朋友圈挺可愛。”

李成玨也是個嘴上冇門的人,說著說著就把所有的事都說出來了。

“好了,我先走了,你們慢慢玩,明早我還要去洛枳的老家。”

看著李成玨離開的背影,程熠若有所思。

酒吧音樂嘈雜,燈火璀璨,台上幾個穿著清涼的小姐姐正在扭動著她們的水蛇腰。

程熠發了一會呆然後拿出手機將洛枳的微信和電話以及所有和她有關的聯絡方式全都拉了黑

洛枳起了個大早,她先去人事科,人事主任不像她剛來時那般熱情了,全程麵無表情地機械化地幫她辦了手續。

從人事科出來,洛枳碰見了俞心嶼。

“俞醫生好。”洛枳主動打招呼,而俞心嶼迴應她的隻是冷漠與不屑。

“洛枳,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和時揚的關係,我家和他家是世交關係,我們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後來又談了七年的戀愛,而你隻是一個小小的醫學生,你和他註定是冇有交集的。”

洛枳扯了扯唇,理了理思緒,抬頭正視俞心嶼,“俞醫生,正如你所說我隻是一個小小的醫學生,根本入不了時老師的眼,而且我現在也要走了,你何必浪費時間來和我說這些呢?如果你真的有把握和自信,你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無視我。”

俞心嶼冇有想到洛枳會反駁自己,一時間她竟然無言以對。

洛枳占了上風也冇有再繼續說下去,她把視線從俞心嶼身上收回淡定從她麵前走過。

辦完手續,洛枳訂的咖啡也到了,她提著七八個大紙袋去了心外科。

大家對洛枳都挺不捨的,說了很多話,其中最不捨得的就是喬君卿。

“洛枳,你等我休假的時候去北城看你啊。”

喬君卿看著洛枳淚眼汪汪,滿臉寫著依依不捨。

“好啊,小喬姐那我們說好了我等你啊。”

“嗯嗯。”

兩人聊了一會洛枳突然想起剛纔經過診室的時候冇看見時揚,於是她便向喬君卿問了一句,“小喬姐,時老師今天在醫院嗎?”

喬君卿想了想說:“今天時醫生和彆人換班了,冇來。”

“哦。”洛枳冇再說什麼。

離開醫院的時候她路過時揚的診室,門是虛掩著的,位置上空無一人。

洛枳自嘲地笑了笑,她有什麼好不捨的呢,那天隻是大家都喝多了,就像俞心嶼說的時揚那麼優秀的人怎麼可能會把她這個小小的醫學生放在眼裡。

洛枳深吸一口氣,抬腿邁步朝前走。

隻是她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她心裡想的那個人正站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默默地注視著她

恒遠集團。

高楹剛從辦公室出來就被孫凱寧堵住了去路。

“臭婊子,你他媽的會不會做的太絕。”

高楹眸子淺抬一副不把孫凱寧放在眼裡的樣子,“孫凱寧,我警告你,這裡是公司,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我憑什麼對你放乾淨?高楹,你趁著我去M國培訓不僅從我手上搶走韓昱的單子,還挖走我其他客戶,你這乾的是人事?”

聞言,高楹哂笑,“孫凱寧,和你比起來我乾的這些事算什麼?你和韓昱合謀算計我這事我還冇有追究,你現在反倒是來質問我,你的臉呢?”

高楹不是一個喜歡吃虧的人,上次韓昱和孫凱寧合謀算計她,事後她替自己討回了公道。

原本韓昱答應給孫凱寧的單子硬生生最後被高楹搶了去。

不僅如此,高楹趁著孫凱寧不在深城還一併挖走了他其他的客戶,可以說這次高楹的翻盤翻的是非常漂亮,而且整個集團現在都在流傳空出來的總經理位置最後肯定是落在高楹的頭上。

孫凱寧看著高楹一臉得意的樣子,心中怒火肆意蔓延,“高楹,我們走著瞧!”

孫凱寧剛走高楹臉色忽然就變了,她靠在牆上牙齒緊緊咬著下嘴唇。

就在這時,程熠忽然出現了,他發現了高楹的不對勁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