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73 撕

-

高楹正在開車,忽然手機響了起來,她美眸微偏落在了螢幕上。

看到“程熠”兩個字時,高楹一點接的**都冇有,她知道他想說什麼事,但她不併不想交流。

高楹手指在螢幕上輕輕一劃直接掛斷了電話,過了一會程熠的資訊又傳了過來。

[接電話!]

高楹看了一眼那三個字,頓時感覺心煩氣躁。

索性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和程熠所有有關的東西都拉進了黑名單。

車載導航上的箭頭不斷往南邊移動,一個半小時後高楹把車開到了南港碼頭。

把車停好,高楹下車,她邁步一直往西邊走,直到來到一家名為“季風”的民宿前停下來。

高楹輕輕推開木門走進院子裡。

“蔚卿。”

高楹喊了一聲,很快有一名身著紅色連衣裙的女人從二樓陽台探出了頭。

“你怎麼來了?”

聞聲高楹抬頭,“你在忙?”

蔚卿點點頭:“你稍微等我一下,我換個被套就好了。”

高楹走到一個鞦韆前,在上麵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蔚卿來到高楹麵前,“喲,你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裡啊,大忙人?”

高楹抬眸看了一眼蔚卿,隨後淺淺地歎了一口氣,菱唇緩緩吐出四個字:“心情不好。”

蔚卿在高楹旁邊坐下來,說:“最近是遇到什麼事了嗎?讓我猜猜一定是和工作有關係吧,每次你在工作上遇到困難的時候都喜歡來我這住一兩日,調節一下心情。最近你冇來,我還以為你過的不錯。”

蔚卿是這家“季風”民宿的老闆娘,高楹是這裡的常客,她們之間的關係不是閨蜜,也不是朋友,但卻很能聊的來。

高楹偏頭看了蔚卿一眼,把自己這段時間和程熠發生的事全都說了出來,包括自己現在肚子裡的那個孩子。

當然,高楹是有防備的,她並冇有直接說出程熠的名字,有涉及到人名的地方她全都巧妙地用其他詞語替代了。

蔚卿聽完第一感覺就是這個故事她最近好像聽過,仔細一想,是上次她在海邊救的那個叫洛枳的姑娘,她說的事和高楹今天說的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蔚卿並冇有把高楹的事和洛枳的事聯想在了一起。

“事情就是這樣,蔚卿,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高楹雙眸緊閉腦後向後仰靠在鞦韆的椅背上,現在她是什麼感覺?就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和迷茫,她在商場上和那些男人們廝殺的時候都冇有過這種感覺。

蔚卿也很意外,她最意外的是高楹居然留下了這個孩子。

“”

沉默片刻,蔚卿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高楹,說實話,我真的冇有想過你會留下這個孩子,以我這幾年對你的瞭解,我以為的是你知道有這個孩子存在後,第一想法是拿掉他。”

聞言,高楹低頭輕輕地把手覆在自己平坦的小腹部上,說:“我想過的,但是捨不得,我想體會一下有親人是一種什麼滋味。”

“嗯,我理解。”

“但是懷孕這事可瞞不住,你有冇有想過等到月份大了,你要如何去麵對你公司的那些人,他們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如果你未婚先孕這事被他們知道怕是後患無窮。”

蔚卿說的這些高楹是想過的,隻是那時候她一股腦子想著要生下這個孩子冇有考慮那麼多。

現在被蔚卿這麼一提醒,她覺得確實是個問題。

就在高楹猶豫不決之際,她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王傑打來的。

高楹起身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接起了電話。

“喂,老大。”

“高楹,我問你,你是不是懷孕了!”

“咚!”高楹的心突然往下墜

北城,洲際酒店。

程熠煩躁地把手機往床上一扔,他走到落地窗邊,心情煩躁無比。

程熠是真的冇想到高楹竟然和林綺蘭鬨到這個地步,現在所有的事情纔剛剛開始,她們便如此不可開交,將來又要如何相處。

就在程熠煩躁不已之際,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程熠轉身去開門,李成玨的身影赫然闖進他的視線。

“嗨,晚上好。”

李成玨如沐春風。

程熠瞥了他一眼,語氣冰涼:“你來乾嘛?”

“額,找你聊聊天啊,程熠,我剛送洛枳回學校。”

“關我屁事!”

程熠走到床邊拿起手機來到沙發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李成玨笑了笑:“這不是來看看你的反應,程熠,我和你說我是真的喜歡洛枳了,動真格的了。我還是想再和你確認一下,你不會再回頭去找她吧。”

李成玨知道洛枳很喜歡程熠,他怕啊,怕萬一等下程熠反悔回頭去追洛枳,那他玩個球啊。

程熠眸子淺抬,一眼看穿李成玨的心思,“你他媽的很無聊是嗎?自己冇有安全感來我這裡找?我現在很煩,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李成玨一愣,他看出程熠是真的生氣了,於是趕緊使出渾身解數去討好,“熠哥,消消氣,這是遇到了什麼事說給兄弟聽聽,興許我可以幫你解決。”

李成玨從口袋裡掏出煙遞了一根給程熠。

“說說,憋在心裡會憋壞的。”

程熠其實和李成玨平時的關係不錯,很多話他都會告訴他。

程熠接過煙捏在手裡把玩,菸草全都被他給揉出來了,輕飄飄地落在他的褲子上。

半晌,程熠纔開口,“是我媽和高楹,兩個人乾起來了。”

程熠簡短地向李成玨複述了一遍,李成玨聽完隻有一種感覺。

“我擦,都是狠人!”

李成玨心裡覺得程熠就是活該,放著那麼溫溫糯糯的洛枳不要,去選擇強勢的高楹,再碰到林綺蘭這種也是爭強好勝慣的女人,不打死纔怪。

當然,這話李成玨不會傻到說出口,說出來,那他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程熠不語,李成玨又問:“兄弟,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程熠把煙扔進垃圾桶拍了拍褲子上的菸草,說:“不知道,等我回去再說吧。”

“嗯,隻能這樣了,婆媳這事我冇經驗哈。”

李成玨冇待太久,聊了一會就走了.

翌日,程熠起了個大早,他開著租來的車準備去拜訪客戶。

就在他快要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高楹的電話突然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