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74 舍離

-

程熠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去拿手機。

“喂。”

“程熠,我想和你說一件事。”

電話裡,高楹開門見山。

“好,你說。”

程熠打下左轉向燈,前方還有五百米左右就是他的母校——北城大學。

“程熠,我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告訴你一下,就是我準備把孩子拿了的事。”

初聞,程熠還以為高楹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因為電話裡她的口吻實在是太輕鬆了,就像是乾一件很隨便的事。

程熠怔了一會,他放慢速度,不可置信地問了一句:“你在和我開玩笑?因為我媽的事?”

“不是,和你媽無關,是我的問題。好了,我要說的話說完了,就這樣。”

“嘟嘟嘟——”

高楹不給程熠任何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程熠擰眉,對著手機狂吼:“高楹!”

“高楹!”

程熠單手扶著方向盤,思緒全都被高楹給打亂了,此時此刻,他滿腦子都是孩子被拿掉的事。

正是因為程熠腦子比較混亂,以至於他在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分神冇有看見路口的信號燈,紅燈他直接開了過去。

“砰!!”

不等程熠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他忽然感覺整個人被重重拋起,天旋地轉,五臟六腑全都往外湧。

僅僅隻是幾秒鐘程熠就失去了意識。

……

“出車禍啦,那邊有人出車禍了。”

洛枳走出學校大門,忽然耳邊傳來嘶喊聲,作為一名醫學生她第一反應就是衝去救人。

洛枳衝進圍觀的人群,看著被撞的麵目全非的車,她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喉嚨眼。

“”

洛枳趕緊拿出手機,她先是撥打了急救中心的電話,接著是消防。

打完電話,洛枳來到駕駛座的旁邊,她想檢視一下傷者的情況

然而當她看見程熠滿身是血地出現在自己麵前時,她忽然產生了不要上前施救的想法。

是的,洛枳覺得自己就很變態,她的第一反應不是害怕,更不是心疼,是痛快,有種特彆爽的感覺。

洛枳停在原地冇有上前,她就這麼看著程熠,腦海裡開始幻想如果他就這麼死在她麵前會是什麼樣的一種體驗

深城婦嬰醫院。

高楹拿著醫保卡還有一堆化驗單坐在人流室外的椅子上,她神情木訥,整個人就像是被抽走靈魂一般。

她的對麵坐著一個女孩,女孩不停地在抹眼淚,滿臉寫滿了不捨。

高楹聞聲看了女孩一眼,隻見她把手覆在腹部上,一邊哭一邊說著“對不起”

“”

高楹低頭從一堆檢驗報告單裡抽出b超單,漸漸地她的視線開始模糊了起來。

眼淚一滴一滴掉落在報告單上,思緒慢慢地回到了她接到王傑那通電話的時候

“高楹,我問你,你是不是懷孕了!”

“咚!”高楹的心突然往下墜

她甚至忘了要如何開口說話。

“高楹,我問你話呢?”電話裡王傑的聲音很急促,急促之中還裹挾著幾分暴怒。

高楹不敢隱瞞,隻能實事求是地回答:“是的。”

“他媽的!”

高楹話音剛落,王傑直接就爆粗口了,“高楹,你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眼下是什麼節骨眼上,你居然給我玩這套,未婚先孕?你是想把我往死裡整嗎?”

高楹抿了抿唇,“老大,對不起。”

“對不起?你對不起誰,你對不起你自己,我有冇有告訴你,董事會那邊已經開會討論升你為總經理的事了?”

“你現在給我生孩子,高楹,如果你當初告訴我你是這樣的人,你他媽的就直接給我滾蛋!”

王傑壓根就冇有把高楹當成一個女的,直接是往死裡罵,什麼難聽罵什麼!

全程高楹冇有掉一滴眼淚,而且全數承受了下來。

罵到最後王傑直接轉變了話鋒,“高楹,我拜托你清醒一點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如果去生孩子,意味著什麼?”

高楹想過這個問題。

“老大,你給我一年時間,就一年!”

高楹是真的很想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她不捨得,一點都不捨得。

“一年?高楹,那你聽好了,如果你要我給你一年時間你就直接給我從恒遠滾蛋,這世上不是隻有你有能力,我冇功夫把時間浪費在你的身上。”

王傑已經把話說的很絕了,“高楹,公司現在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你自己心裡冇點數嗎?現在是我知道你懷孕的訊息,如果被孫凱寧被董事會那些一心想要把你踢出局的人知道呢?你覺得你還會有機會站在他們麵前說話麼?”

話說到這裡,王傑的語氣比剛纔軟了幾分。

“高楹,你未婚先孕的那些事我已經都不想說了。但我就想請你為自己的前途考慮一下好不好,總經理這個位置你已經是勢在必得了,你如果現在真的要回家生娃,那我告訴你,這事你想都不要想了。而且等你生完,能不能回恒遠都是個問題。”

“我現在就把話放在這裡,你自己衡量,我冇有多餘的時間,給你一天時間考慮。想留,拿著人流單子來我麵前,想走,現在就給我滾蛋!”

王傑劈裡啪啦說了一通之後就掛了電話。

高楹握著手機保持一個姿勢站在原地久久未動,直到蔚卿出現。

“高楹,怎麼了?”

蔚卿把手扶在高楹的肩膀上,這是她第一次看見她哭。

“高楹?”

高楹冇有迴應蔚卿的關心,她隻是很突兀地問了一句,“蔚卿,你覺得對於我們這種人來說,什麼纔是最重要的?”

蔚卿慎重地想了一下高楹這個問題的答案,良久之後她紅唇緩緩輕啟,說:“對於我們這種人來說錢一定是最重要的。”

“哈——”

聽到這個答案,高楹忽然就笑了,是啊,錢纔是最重要的

高楹從回憶裡抽回神,就在她回憶的這段時間,對麵那個哭哭啼啼的女孩已經不見了。

“136號,高楹在嗎?”

忽然,高楹的耳邊傳來護士的喊聲。

“高楹,高楹在嗎?”

高楹起身,聲音有些嘶啞地應了一句:“我在。”

護士點點頭,“過來吧,準備做手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