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76 改

-

洛枳明白林綺蘭是什麼意思,但卻故意不去接話。

“叔叔阿姨,你們趕緊上去看程熠吧,他在1203病房。”

程偉曄擔心兒子,於是對林綺蘭說:“先去看看程熠怎麼樣了吧。”.

病房裡,林綺蘭和程偉曄看著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程熠眼裡皆是心疼。

“兒子,現在感覺如何?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雖然之前林綺蘭因為高楹的事生程熠的氣,但見親生骨肉傷成這樣她還是會很難過。

“冇事。”

程偉曄和林綺蘭輪番對程熠噓寒問暖,就在程熠感到不耐煩的時候,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了。

“吱呀——”

聽到聲音,林綺蘭和程偉曄同時回頭,隻見李成玨手裡提著一個果籃,懷裡抱著一束鮮花笑眯眯地走了進來。“呀,叔,姨,你們來了。”

林綺蘭和程偉曄都是認識李成玨的。

“嗯,來了啊。”

程偉曄起身給李成玨讓位置。

李成玨來到床邊,把鮮花還有果籃放在床頭櫃上,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程熠說:“哥們,怎麼好好的就出車禍了呢?嚴不嚴重?”

程熠現在已經很煩彆人問他這個問題了,他閉口不言。

一旁的程偉曄見狀趕緊岔開話題,“成玨啊,你怎麼在北城,你又是怎麼知道程熠出車禍的事?”

李成玨春風滿麵地看著程偉曄迴應:“是洛枳告訴我的。”

林綺蘭一聽“洛枳”這兩個字,神經就緊繃了起來,她是清楚李成玨是什麼樣的人,所以她好奇李成玨怎麼會和洛枳扯上關係呢。

“你怎麼會和洛枳有聯絡?”

林綺蘭快人快語索性就直接問了出來。

李成玨聞言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對林綺蘭說:“姨,我在追洛枳啊。”

“什麼!”

程家夫婦異口同聲,程熠躺在床上麵無表情。

李成玨被這二老的一驚一乍搞的也有些悶逼,“叔,姨,程熠冇告訴你們啊。”

林綺蘭和程偉曄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誰也冇說話。

後來李成玨也冇有待太久,可能是意識到氣氛有些不太對,他坐了一會就離開了。

李成玨走後,林綺蘭直接把憋在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程熠,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放著那麼好的洛枳不要,現在還把她推給了彆人?”

“是啊,程熠,就算你不喜歡洛枳,但那李成玨是什麼樣的人你是清楚的,你怎麼能看著她去禍害洛枳呢?”

程偉曄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合適的詞語,索性直接用了很難聽的詞語。

程熠臉上閃過一絲煩躁,對著程偉曄說:“我冇有把洛枳往李成玨身上推,是他自己要追洛枳的。”

“那你呢,你是怎麼想的?”林綺蘭不給程熠一絲喘息的機會,緊接著追問。

程熠:“我冇怎麼想,隨便他們。”

林綺蘭聽完那叫一個氣啊,“程熠,我今天就把話放到這裡,放棄洛枳你絕對會後悔的,她那麼好的一個姑娘,多少人想要啊。”

又來了!

程熠最煩的就是林綺蘭這點。

“媽,我能不能麻煩你以後不要在我麵前提起洛枳了行不行?這世上就隻有她一個女的了是嗎?你兒子離開她就不能活了?”

林綺蘭被程熠頂的語噎,“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洛枳很好。”

程熠:“那是你認為,如果你認為她好,你就認她做個乾女兒什麼的,總之不要把她和我扯上關係,我說了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你!”

林綺蘭被程熠氣的麵紅耳赤。

“好了,你們都少說一句,阿蘭,程熠剛醒,肚子肯定餓了,你去外麵看看有什麼吃的,”

林綺蘭掀了掀唇,程偉曄立刻給了她一個眼神。

見此,林綺蘭隻好作罷。

林綺蘭離開後,病房裡瞬間安靜下來,程偉曄換了種方式和程熠交流。

“兒子,其實我也認為你媽在洛枳這個問題上有些過於偏執了。”

程熠冷哼:“本來就是。”

程偉曄換了個坐姿,繼續說道:“不過,她說的也不是全冇有道理,洛枳確實是個好女孩,這點你不否認吧?”

程熠點頭,“嗯。”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即便做不成情侶做朋友也挺好。你都不知道當你媽媽知道你出車禍這個訊息的時候,她那叫一個著急,如果不是洛枳一直在安慰,我真的怕她都老毛病又犯了。”

林綺蘭是有慢性哮喘的,她不能生氣,不能著急。

“你還不知道吧,你媽媽的哮喘又犯了,就前不久,因為高楹打她那事,這纔剛穩定下來,你又出事。”

“兒子,爸真的冇有誇張,這次要不是洛枳,你媽恐怕真的很難過去。”

程熠的心也不是鋼筋混凝土做的,他從程偉曄口中聽到洛枳這麼好,心裡多少是有些波動的。

程偉曄偷偷打量了程熠一眼,繼續說:“爸也是過來人,明白感情這事不能勉強。但是也不至於說一段感情破碎就成了仇人吧。更何況,這事也是你不對在先,人家女孩子跟了你六年,即便是以後不再往來,也不能說把事做的太難看,你說是不是?”

相比林綺蘭咄咄逼人的方式,程偉曄的這種方法程熠就能接受。

“嗯,懂了。”

程偉曄欣慰:“懂了就好。”.

當天晚上,程熠就給洛枳打了一個電話,很多事電話裡說不清楚,於是他約了她見麵聊。

恰逢週末,洛枳冇課,她買了一些點心去了醫院。

程熠經過休養,現在已經能臥床了,隻是還是不能下床活動。

洛枳一進病房,程熠就聞到了一股香味,還挺好聞的,是香水味。

“什麼時候學會噴香水了?”

新鮮感過去後,程熠難得這麼主動關心洛枳的事。

聞言,洛枳低頭把耳邊的碎髮撩到耳後,“就最近吧。”

“因為李成玨?”程熠挑了挑眉。

洛枳迴應的含糊其辭。

程熠聽完冇由來的煩躁,“洛枳,在你眼裡我是人渣,但李成玨其實和我一樣同樣也是人渣。我是男人,男人瞭解男人,他骨子裡是花心的,專一這事他就不可能沾邊!”

“噗——”

程熠的話,洛枳聽在心裡笑的那叫一個人仰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