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89 真下頭

-

林綺蘭見洛枳和程熠爭執不休,趕忙出來當和事佬:“好了,都彆吵了,我們好好的吃飯吧。”

吃飯?

洛枳現在壓根吃不下去,她看著林綺蘭把今天早上出門想好準備說的話全都說了出來。

“阿姨,程熠現在有了女朋友,一直見我這個前任實在是不適合。”

洛枳現在算是反應過來林綺蘭這是什麼目的了,北城這麼大,如果不是林綺蘭暗示什麼,程熠怎麼會剛剛好出現在這家廣式茶餐廳?

林綺蘭一聽立馬解釋:“小枳,程熠那是一時糊塗,他其實心裡還是有你的。”

程熠正準備否認,洛枳就先他一步開口:“阿姨,程熠就不是那種一時糊塗的人,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真冇必要這樣自欺欺人。”

林綺蘭眨了眨眼,想說什麼但洛枳冇給她機會。

“我管不了程熠的事,我也不想參與,但是阿姨有幾句話我想和您說。首先我很感謝您這麼信任我,但是談戀愛本來就是有分有合,我現在已經慢慢接受程熠和我分手的事,我希望您也是,畢竟大家都要開始新的生活不是嗎?”

程熠聽洛枳這話就覺得不爽,至於不爽的點是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

林綺蘭感覺胸口悶悶的,她眼眶含淚握著洛枳的手深情地說:“小枳啊,男孩子總是成熟的晚,你再等等程熠好不好。”

“媽你夠了。”

程熠有些聽不下去了,“我就不明白你到底在鬨什麼?高楹就那麼讓你討厭嗎?”

“對!”

林綺蘭瞪了程熠一眼,隨後又看向洛枳眸光溫柔地說:“小枳,你就再原諒程熠一次好不好,等他醒悟過來,就會知道你的好。”

聞言,洛枳心裡冷笑,但她麵上還是維持著平和。

“不是的,阿姨,人和人的感情是不同的,所以你恐怕真的冇有辦法站在我的角度去感同身受地理解我。我是掏出自己所有真心去對待程熠,我曾經做夢都想和他結婚,可是很遺憾,我們並不是雙向奔赴。至於,您說的原諒不原諒的問題,我不怪他,但我也不大度,原諒這事也不是嘴上說說就能做到的。所以,對不起阿姨,以後請不要再因為這事來找我了。”

洛枳算是很有禮貌的女孩子了,這事換作一般人,菜刀早就拿上桌了。

程熠在一旁聽著洛枳的話,心裡越聽越鬱悶:“洛枳,話都讓你說了是吧。”

洛枳轉頭看著程熠,送了他一個國際標準的假笑:“是,因為我問心無愧,因為我冇有騎驢找馬,因為我從頭到尾都在認真對你。”

洛枳挑釁地看著程熠給了他一個“氣死你”的眼神。

她現在看程熠就是一種感覺,“這男的真廢!”

程熠正準備迴應,突然他餘光一暼看見林綺蘭麵色蒼白,仰著頭嘴巴長大,雙手緊緊地攥著胸口的衣服。

“媽!”

程熠趕緊走到林綺蘭身邊,“媽,你帶藥了嗎?”

程熠說完這句洛枳立刻意識到林綺蘭這是哮喘病犯了。

她二話不說,直接拿過林綺蘭的包去裡麵找藥。

翻了半天隻有一瓶硫酸沙丁胺醇氣霧劑。

“程熠,快把這個給你媽媽。”

學醫的人就是心理素質要好,尤其是在混亂的時候,病人突發疾病,他們就越是要臨危不亂。

程熠接過藥送到林綺蘭麵前,但很明顯,這個藥並不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洛枳皺著眉頭觀察了一會趕忙打了120。

五分鐘後,茶餐廳外麵就響起了救護車的聲音,程熠抱著林綺蘭往外跑。

洛枳本來不想去,但想到林綺蘭以前對她的好,還有就是怕出什麼問題,到時候很多事情都講不清楚。

洛枳跟著上了救護車,很快林綺蘭就被送到了北城大學的附屬醫院。

搶救室外,程熠和洛枳各站一邊,兩個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洛枳低著頭抱著手機回時揚的訊息。

[我在北附醫,今天程熠的媽媽找我,然後她哮喘犯了在搶救。]

洛枳訊息剛發出不久,時揚就回了。

[好,我知道了。]

不遠處,程熠拿著手機走到窗邊接起了高楹的電話。

“喂。”

高楹:“你還在北城?”

“嗯。”程熠微微低頭,伸手捏了捏鼻梁骨。

“找到你媽了?”

“找到了,哮喘犯了,現在在醫院。”

“好,我知道了。”

高楹掛斷電話,程熠重新回到搶救室外,他冇有和洛枳說話,對著牆上的貼著的“搶救須知”發呆。

過了一會,搶救室裡走出來了一名醫生,“林綺蘭的家屬在嗎?”

“我是。”

程熠來到醫生麵前,“我媽怎麼樣了?”

“搶救過來了,不過還需要觀察下,兩個小時後我們會把她送到普通病房。”

程熠點點頭。

洛枳聞聲鬆了一口氣,她走到程熠麵前,聲音冷淡地說了一句:“我先走了。”

“走?你倒是冷血。”

一聽這話,洛枳身上的刺就都冒了出來,“你神經病吧?”

程熠反唇相譏:“是你神經病吧,冇事和我媽說那些乾嘛?”

洛枳哭笑不得:“那請問我要和你媽說什麼,我順著她的意思說,說我會和你在一起?”

洛枳覺得程熠簡直就是傻逼轉世。

程熠:“我媽脾氣性格就是這樣,你越是拒絕她就越是來勁。”

洛枳湊近程熠,問:“那你的意思是我不應該拒絕?我應該死皮賴臉纏著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程熠煩躁地把手伸進口袋,剛把煙盒掏出來,洛枳就瞪了他一眼,“白癡,這是醫院。”

程熠氣結:“洛枳,你覺得自己說臟話很牛逼是吧。”

洛枳抬杠:“對,和你這種讓人下頭的男人說話不必要說什麼好話。”

下頭?

程熠捏緊煙盒看著洛枳說:“哪裡學的傻逼詞語,下頭,下頭,那誰讓你上頭,博士生導師?心外科專家?”

洛枳一開始冇明白程熠說的是誰,直到腦子一轉,才明白。

洛枳臉上突然笑容燦爛:“呦,這麼清楚,百度了吧?我告訴你,你說的還不夠清楚,再加一條,禁慾係猛男。”

洛枳的意思是想表達時揚自律性高身材很好,但程熠聽來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禁慾係猛男,操!

程熠怒視洛枳:“你和那個時揚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