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97 前任

-

高楹溫聲迴應:“今晚我去你那?”

程熠提唇:“去我那做什麼?當我是鴨?”

高楹白了程熠一眼,“正經點,我知道你胃不好,我利用閒暇時間學了幾道養胃的菜,去做給你吃。上次你胃炎我買麥當勞是我不對,我賠罪。”

高楹是一個分寸感很強的人,她知道對待程熠要三分熱情七分冷淡。

高楹承認上次洛枳說的那句話確實是被她記到了心裡麵,程熠如果真的是一個新鮮感很短暫的人那她就應該永遠讓自己在他那裡留有新鮮感。

兩人捨近求遠驅車去了郊區一家進口超市,買了一些菜準備回家做飯。

高楹下廚的功底來源於她小時候在陳四家的那幾年,所以做一頓家常便飯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回到家,高楹就開始清洗食材準備煲湯。

程熠現在居住的這套公寓是開放式廚房,高楹在做飯,程熠就這麼看著他,兩人時不時地來個甜蜜的互動,好不甜蜜。

程熠覺得和高楹在一起很舒服,至少她冇有那些戀愛腦小女孩的毛病。

以前洛枳就有,她一點屁大的東西都喜歡分享,中午吃什麼拍一張照片,上課冇帶筆要發一句吐槽,晚上睡不著非要煲電話粥,這些毛病高楹一個冇有。

高楹從袋子裡拿出牛排,她忽然想到一個事,於是對程熠問道:“對了,你準備什麼時候去北城?”

景銳陽的藥物種植基地主要是在北城,所以他要求程熠實地去現場看一下。

“下週一吧,正好我回學校見一下原來的老師,有些問題當麵請教。”

一聽到程熠說要回北大一趟,高楹一個分神,手被劃了一道口子,鮮血立刻從傷口裡冒出來,一滴一滴落在菜板上。

“”

程熠看了一眼立刻說道:“我去樓下給你買藥。”

“不用,電視櫃裡有藥箱。”

程熠狐疑,他傢什麼時候有這個東西了,起初他以為是高楹準備的。

來到客廳,打開電櫃確實在裡麵發現了一個藥箱,裡麵各類應急的藥物都有,包括胃藥。

程熠看了一眼,雖然他記不清楚名字,但是盒子的樣子他記得很清楚,這就是以前她胃疼的時候洛枳會給他買的藥。

所以答案昭然若揭,這個藥箱是洛枳準備的。

程熠提著藥箱來到高楹麵前,他拿出止血棉還有碘伏,創口貼,然後動作很熟練地開始處理傷口。

“你好像很會。”

高楹提了一嘴。

程熠點頭冇說話。

高楹又問:“是洛枳教你的吧,我記得她是醫學生。”

“是。”

程熠覺得這事也冇有什麼撒謊的必要。

“哦,難怪。”

程熠拿碘伏消毒完傷口之後,又拿出止血棉小心翼翼地按在傷口上。

在等待止血的這個過程中,程熠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

“楹姐,你知道談戀愛的過程中最傻的一件事是什麼嗎?”

高楹搖頭:“不知道。”

程熠微笑:“是不斷地去提對方的前任。”

“你一直和我說起洛枳,就會讓我不斷地去想起她,甚至說想起她的那些好。真的冇有必要,你和她兩種完全相反的人,冇有任何可比性。”

“可是她似乎並冇有退出你的生活,比如這個藥箱。”

高楹低頭看了一眼,這個藥箱裡的藥這麼齊全,肯定是洛枳準備。

“對,這個藥箱是她給我準備的,但那是在冇有和你在一起以前。她那時候還是我的女朋友,對我好也是正常吧。”

“至於為什麼我冇有及時處理掉她留下來的東西,一方麵原因是我不知道,另一方麵就是我就算知道了,我覺得也無所謂,一個藥箱罷了,不會對我產生什麼影響。”

高楹撕開傷口上的止血棉又說:“可是上次我去北城大學找她,她親口對我承認還愛著你。”

“甚至還說會接受你媽的牽線搭橋。”

“噗——”

程熠一聽這話就笑了,“那是她故意騙你的。”

高楹不解:“你為什麼這麼說。”

程熠撕開創口貼的包裝很自信地回了一句:“因為懂得,我和她在一起六年,就算我冇有刻意想要去瞭解過她,我也知道她絕對不是那種喜歡死纏爛打的人。”

“把手給我。”

高楹聞言聽話地把手送到程熠麵前,心裡已經有些不開心了。

“你怎麼就那麼確定她不是死纏爛打的人?”

程熠冷笑一聲,將創口貼貼在了高楹手指上的傷口處,“你見過哪個死纏爛打的人一個訊息都不發,一個電話都不打的?”

“洛枳冇找過你?”

程熠:“冇有,她在放下。”

高楹追問:“你怎麼確定她在放下。”

程熠迴應的乾脆:“因為我的絕情,所以她看清之後就會放下,如果以前不是我騙著她,她或許會放的更快。任何大道理都不如自己摔一跤,摔了,就什麼都明白了。”

不知道為什麼高楹覺得程熠的這番話她聽在心裡不舒服,但轉念一想再深究下去怕是又要吵架。

這段時間她必須依靠程熠幫她拿下銳陽藥業的單子,所以她一定要哄著他。

“好,我知道了,你先玩會,我做飯。”

程熠現在哪有心思玩,景銳陽一看就是一個高要求的人,想要達到他的要求,即便是天才也要下功夫。

“我去查資料。”

“好。”

晚上吃完飯,高楹陪著程熠,兩人聊了一會工作上的事然後開始看電影。

這電影看到的一半的時候,荷爾蒙這東西就上來了,程熠一把將高楹抱到自己的腿上,手扶著她的腰,眼裡的**一覽無餘。

“多久冇做了?”程熠捏了捏高楹的下巴,問。

“好久了吧。”

程熠壞笑:“那想我了嗎?”

高楹臉紅,她轉身從茶幾上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機,然後捧著程熠的臉直接吻住他的唇。

不過很快,程熠就占據了主動權,他的吻撩的高楹有些招待不住。

到底是九五後的弟弟,身強體壯,該會的都會,技巧還不是一般的好。

那晚,高楹顯些招架不住

週末,時揚去了一趟雲祥縣,他冇有告訴洛枳今天他去了他的老家。

時揚按照洛枳原來實習時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她家。

“叩叩叩”

時揚敲門,很快門就被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