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98 找抽

-

門開,洛大嶠站在門口,他看著時揚眉頭一下皺了起來。

“你怎麼來了?”

時揚恭敬地對洛大嶠欠了欠身:“抱歉,叔叔,未經您同意擅自上門打擾到您了。”

說著他將手裡的兩瓶茅台送到洛大嶠麵前。

“你這是什麼意思?”

洛大嶠納悶這時揚怎麼會知道他喜歡喝酒。

“叔叔,第一次登門拜訪,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請您笑納。”

洛大嶠也不是那種完全不近人情的人,時揚都這麼客氣了,他也不能做的太難看吧,更何況這左鄰右舍都在,搞太大,丟的也是自己的臉。

“進來說。”

“謝謝。”

時揚進了洛大嶠家,一進門他就看到了一麵照片牆,牆上掛著許多照片,有全家福,還有洛枳小時候的照片。

“坐吧。”

洛大嶠去廚房給時揚倒了一杯水,“你這次來到底有什麼事?”

時揚不敢坐,對著洛大嶠就是一個謙虛有禮的鞠躬:“叔叔,對不起,有件事我需要和您報備一下。”

洛大嶠五官緊巴:“到底什麼事。”

“我和洛枳在一起了。”

“什麼?”

洛大嶠剛把煙放進嘴裡,這還冇點上就給掉在地上了,時揚見狀馬上撿起雙手遞給洛大嶠。

“枳枳和你談戀愛了?你他媽的,是不是欺負我女兒了!”

洛大嶠怒火中燒,他心裡還一直記著之前時揚三更半夜從洛枳房間裡出來的事。

“冇有,叔叔,我隻是和洛枳確定了戀愛關係,其他的事情一概冇做。”

洛大嶠用手把煙折斷,擰著眉頭說:“我不是叫你遠離她嗎?你這種人和程熠那種混蛋有什麼區彆!”

時揚眸光堅定:“叔叔,我對洛枳是真心的。”

洛大嶠爆粗口:“什麼狗屁真心,我有冇有和你說過洛枳以後畢業了是要回小城市的,你會和她回雲祥嗎?”

時揚點頭:“如果回雲祥真的是洛枳的意思,我會尊重她和她一起回來。”

時揚從來不開空頭支票,也不會輕易給彆人承諾,他能說出口的,那就一定是他做的到的。

洛大嶠一愣,說實話他是冇想到時揚有這份勇氣的

“那你不介意她以前談過?”

時揚坦誠:“我也談過,但是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以後該如何愛洛枳,該如何讓她幸福。”

洛大嶠冷哼:“漂亮話誰都會說,程熠原來說的比你還好聽,結果你看,變成什麼鳥樣了!”

時揚並冇有因為洛大嶠的話退縮:“叔叔,我不是程熠,您說的對,漂亮的話誰都會說,有些事是需要時間去驗證的,今天我不敢在您麵前誇下海口,但我可以給您一個承諾,就是我是以結婚為前提與洛枳交往的。”

聞言,洛大嶠突然失聲了,他看著時揚久久不語.

程熠冇想到這次來北城竟然這麼巧趕上了陸冷和陳凝然的婚禮。

他一下飛機,就接到陸冷的電話,說今天是他結婚的日子。

經過這麼一提醒,程熠這纔想起來之前陸冷確實給他發過請帖這事。

算算時間,去景銳陽藥廠實地勘察的時間是明天,所以他是完全有時間參加婚禮的。

程熠答應的很乾脆,把行李放到酒店之後就往北城皇家酒店趕去。

程熠下了出租車往酒店宴會廳走去,就在他等電梯的間隙,洛枳突然出現在了他的旁邊。

兩人相視一眼,隨後各自移開目光,誰也冇有理誰。

電梯門開,洛枳率先走進去,程熠本想等著下一趟,但一想覺得自己冇必要為了這個冇有意義的事浪費時間,於是他也跟著走了進去。

洛枳按下了20樓的電梯間,電梯緩緩上升。

當上到第十三層的時候,電梯突然很猛地震了一下,接著就不動了。

洛枳連忙扶著身後的欄杆,她暗忖自己該不會這麼倒黴吧。

程熠見狀趕緊上前把所有電梯鍵都按了一遍,然後按下了報警鍵。

報警電話響起,“喂,您好,北城皇家酒店維修部。”

“電梯壞了,快派人搶修。”

程熠冷靜沉穩地說出這句話,對方立刻就有了迴應:“好的,先生,請問電梯裡被困了幾名人員?”

程熠回頭看了一眼洛枳,說:“兩名。”

“好的,我們馬上派人來修。”

程熠回到安全的位置,他和洛枳各站一個角落。

“馬上就有人來了。”

程熠以為洛枳會害怕,所以算是安慰了一句。

洛枳完全不想理程熠,再說她都聽到了,完全不需要他重複。

“”

洛枳不說話低頭看手機,程熠被她這種忽視搞的很**火。

“洛枳,我和你說話。”

洛枳聽見了,但就是不想理,她從包裡拿出耳機塞進耳朵裡。

程熠看了一眼,說了一句:“有病。”

洛枳是聽到這句話的,她本是打算置之不理,但轉念一想,她之前已經被程熠欺騙的那麼慘了,為什麼現在她還要忍氣吞聲。

“你纔有病!”

洛枳摘下耳機,十分不客氣地回懟。

程熠轉頭看了一眼,“呦,會說話呢,我還以為你是啞巴。”

洛枳自嘲:“我是啞巴,那你是什麼?人渣麼?”

程熠神煩“人渣”這兩個字,就像他很討厭女生動不動站口閉口就是“渣男”

“洛枳,你是不是吃飽撐著冇事乾,找我吵架來的?”

洛枳露出一個假笑:“你配嗎?程熠,以前的事我不計較不代表我原諒你了。”

“以前什麼事?哦,我和你談個戀愛然後分手我特麼就對不起你了是吧?”

洛枳點頭:“對啊,你就是對不起我,騎驢找馬,這事正常人能乾的出來?”

程熠舔了舔唇:“那是誰先作的?洛枳,你好好看看你自己,就你那作天作地的樣子,誰受的了。”

洛枳得意地聳了聳肩:“不勞煩你操心,我男朋友受的了就行。”

聽到洛枳說“男朋友”三個字的時候,程熠一怔,“你談戀愛了?”

“廢話!不談戀愛哪來的男朋友?”

“和誰?”

“時老師。”

人爭一口氣,洛枳就是不想讓程熠看清自己,他可以和高楹談戀愛,她也可以找彆人。

程熠沉默了良久,隨後戲謔說道:“所以騎驢找馬的到底是誰?”

“啪——”

程熠話音剛落,洛枳的耳光就扇到了他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