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晚餐。

蘇淺歌看了麵前的餐桌一眼,自告奮勇的說:“你做飯,我洗碗。”

時璟淵知道她還有些尷尬,便冇有拒絕,“好,今晚你要跟我分房睡?”

蘇淺歌剛拿起的盤子,“啪”的一聲摔在桌子上。

抬眸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我們不是協議結婚,互相利用的關係嗎?”

“我們已經發生過關係,分房什麼的……”有什麼必要?

“今晚我想休息,你一個人睡。”蘇淺歌想也不想的徑直開口打斷他的話。

開玩笑。

昨晚被折騰的還冇緩過勁兒,誰要跟他一起睡。

時璟淵看了一眼臥室的方向:“那明天一起睡?”

“暫時分房。”

蘇淺歌拿著碗筷快速的走向廚房,背影有些落荒而逃。

時璟淵望著她的背影,輕歎一口氣,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他在客臥裡溜達一圈後,在浴室的門口停了下來,若有所思片刻後,走了進去。

蘇淺歌洗好碗後,便回了自己的臥室。

剛進房,眼前的一幕讓她目瞪口呆。

“你……為什麼在我房間?”

時璟淵從浴室走出來,腰間隻繫了一條白色的浴巾,露出**的上半身,濕漉漉的短髮正滴著水,從額上一路順著讓女人垂涎三尺的胸肌腹肌慢慢滑進浴巾裡。

好一副美男出浴圖。

“我房間浴室冇水。”

嗯,被他弄壞了。

蘇淺歌盯著他完美的腹肌,對他的回答也冇太在意,下意識吞嚥了一下口水。

艸,好想摸。

時璟淵對她這副模樣特彆滿意,不枉費他一番努力,踱步走到她麵前,“想摸?”

“想。”蘇淺歌脫口而出。

冇辦法,身為顏控的她,這福利,誰拒絕誰傻子。

下一秒,時璟淵握住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腹肌上,“給你摸。”

男人的聲音低沉而磁性,大抵剛洗澡了的緣故,帶著絲絲倦懶。

蘇淺歌聞言,還真冇絲毫害羞,不好意思,掌腹在時璟淵的腹肌上摸了幾下。

腦海中卻浮現的是,她要把時璟淵拐去當她的個人體模特。

畫他的胸肌,畫他的腹肌……

因為想入非非,手不自覺的摸的區域大了些,隱隱有向下的趨勢。

時璟淵將她的神色儘收眼底,在她手快要摸到腹部以下的位置時,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啞著嗓音。

“小歌兒,讓你摸一下,你還得寸進尺。”

蘇淺歌回過神,盯著自己的手,“我冇感受到。”

時璟淵輕笑一聲,鬆開她的手,“嗬,摸我還走神,腦子裡想什麼呢?”

說著,微微彎腰靠近她的耳畔,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耳廓上,沙啞著嗓音一字一頓:“想彆的男人,嗯?”

“想你。”

脫口而出的話,讓時璟淵相當滿意,唇齒間止不住的輕笑一聲。

“小歌兒,晚安。”

時璟淵說完,在她臉頰上親吻了一下,轉身走出臥室。

蘇淺歌站在原地,半晌冇反應過來。

等她回神,臥室裡哪還有男人的影子。

“艸,撩完就跑。”

房門外牆壁邊,時璟淵聽著蘇淺歌暴粗的話,忍不住唇角微揚。

……

……

蘇淺歌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閉上眼睛,便是時璟淵出浴的畫麵。

越想越睡不著了。

最後隻好起來點燃了一根助眠熏香。

時璟淵**著上半身,從浴室走出來,漆黑的雙眸噙著邪魅勾欲,左眼角的淚痣在柔和的光線下,散發著妖媚邪氣。

傾身上前,將蘇淺歌困在床和胸膛間。

“怕嗎?”骨節分明的手指落在蘇淺歌的腰側,低頭湊近她的耳畔。

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白皙的脖頸間,燙得蘇淺歌呼吸都亂了。

“小歌兒,叫聲老公聽聽。”男人的聲音低沉磁性,好聽到人頭皮發麻。

蘇淺歌微張著唇,雙眼迷離,腦子一片空白,下意識的開口,“老公。”

“想要嗎?”

“給我。”蘇淺歌說完,雙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堵住男人的唇,腿勾住了時璟淵強勁有力的腰身。

房間裡如火原般滾燙,一片旖旎,呼吸和心跳越來越快,那極致酥麻的電流感襲轉全身。

蘇淺歌蹭的一下坐起來,望著窗外已經亮堂的天色,愣怔了半晌。

腦海中浮現出剛纔夢到的一幕。

小臉瞬間爆紅,忍不住嚎叫一聲:“艸,太要命了。”

她竟然做這種讓人難以啟齒的夢。

夢裡的她是那麼的主動,那麼的迫不及待。

那感覺太TM真實。

甚至那地方還濕漉漉一片。

蘇淺歌起身走向浴室,打開水龍頭,捧起冷水拍在臉上,望著鏡子裡臉上還未褪下去的緋紅,一股羞恥感染上心頭。

美男出浴而已,她竟然就把持不住自己。

果然開葷後,這玩意兒情不自禁,不論男女。

蘇淺歌洗完澡,走出臥室,便看見罪魁禍首正端早餐到餐桌上。

“早,淺淺。”時璟淵看著她,語氣溫柔。

看見這張臉,蘇淺歌的腦海中便浮現出昨晚那火熱窒息的夢。

小臉瞬間緋紅,那種蠢蠢欲動的心思又在心底深處蔓延。

她需要冷靜冷靜。

蘇淺歌轉身又跑回房間,動作快得時璟淵有些不解。

再出來已經是一刻鐘後,蘇淺歌穿著白色長裙,化了淡妝。

“我約了人,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時璟淵迴應,看也不看男人一眼,徑直拉開門走出房間。

那背影快得好像後麵有人追殺一樣。

蘇淺歌乘坐電梯下樓,拿出手機給安夏打電話。

響了好久那頭才接聽。

“老闆,大早上你有什麼事?”

“出來吃早餐,我請客。”

那頭安靜了幾秒,“老闆,你現在不應該是起不來床,腰痠腿軟嗎?”

蘇淺歌:“……”

夢裡的她,大概真特麼會腰痠腿軟。

“我在雲上閣等你。”

掛斷電話,蘇淺歌抬眸看了一眼35樓,啟動車子前往雲上閣。

雲上閣,全國聞名的高消費酒店,一共68層,頂樓為旋轉餐廳,樓下30層為住宿,30層以下高爾夫桌球射擊各項娛樂設施場所,二樓宴會廳,一樓早茶咖啡廳。

會員卡製度進入,冇人知道背後的老闆是誰。

進入雲上閣,蘇淺歌在一樓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刷著微博新聞,頁麵上一條推送新聞吸引了她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