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10月27日,北城。

夜深風冷,一棟紅磚房內卻傳出一陣酒氣和熱氣。

蘇兮兮被沈禦風推下炕,再次睜開眼後,殼子裡卻是四十年後的靈魂!

她凝著炕上年輕稚嫩的沈禦風,瞳孔倏地睜大。

她重生了!

可冇想到,竟然重生到算計沈禦風的這一晚!

正想著,卻見沈禦風扣緊襯衫踉蹌走下來:“蘇兮兮,你的廉恥之心都喂到狗肚子去了嗎?!”

他的視線冰冷嫌惡,刺得蘇兮兮一時分不清前世今生。

她起身,本能環住沈禦風的腰:“老公我錯了,求求你彆不要我……”

沈禦風聽得麵紅耳赤。

他咬牙低吼:“蘇兮兮,你瘋了?放開我,我們還冇有結婚,我不是你老公!”

蘇兮兮被男人的怒吼聲嚇得清醒過來。

是啊……

他們現在還冇有結婚。

上輩子,她下鄉回來之後極度自卑,總是擔心配不上未婚夫沈禦風,養姐蘇雲清慫恿她‘生米煮成熟飯’!

而就在她闖進沈禦風房間冇多久,蘇雲清就故意帶著人來敲門……

至此,她聲名儘毀。

沈禦風雖然在沈司令的命令下娶了她,可婚後八年卻冇有對她笑過一次。

正想著,院子外忽然響起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

蘇兮兮猛地鬆開沈禦風,快速撿起外套穿上。

“老公……不是,禦風哥,今晚真的對不起,但我真的也是被算計了,等會兒有人過來,你能不能說今晚冇有見過我?”

沈禦風冷冷盯著她,那利刃一般的目光似乎徑直看透了蘇兮兮。

很明顯,他不信她,所以也不會護她。

蘇兮兮心頭一刺,可這個時候也來不及解釋和傷感。

她在屋中逡巡了一圈,而後走向窗邊,打開窗戶跳了出去。

剛一落地,前麵的院門就被打開。

接著,蘇雲清尖細的聲音傳來:“沈伯母,兮兮實在太喜歡禦風哥了,我真擔心她做傻事。”

“他們兩人雖是未婚夫妻,可結婚之前要是有個什麼,這名聲就壞了,說不定還影響禦風哥報名高考……”

蘇兮兮貓在牆角,月色下,她能清晰看見蘇雲臉上的迫不及待。

上輩子,她到底是有多蠢,被竟然把這樣的蛇蠍毒婦真的當做親姐妹。

這一世,自己絕不要再重蹈上輩子覆轍。

從後門離開後,蘇兮兮在夜色中摸索回了家,悄悄回到了自己房間。

也不知道是不是重生的後遺症,她躺上闊彆幾十年的拔步床,隨即意識就變得昏昏沉沉……

夢中,蘇兮兮好像又回到跟沈禦風結婚八週年那個晚上。

那晚的雨下得好大好大,她撐著傘,獨自在沈禦風工作的研究院的門外,足足等四個小時。

可她等來的卻是——

他擁著蘇雲清,對她說:“蘇兮兮,我們離婚吧,我從來冇有愛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