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沈遲的話我老臉一紅,因為我一年前就掃過他的微信。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沈遲,他在我們大學門口擺攤賣油炸澱粉腸。

沈遲立在暮色中,寬肩長腿,白 T 清爽。儘管小吃街煙火氣鼎盛,卻絲毫不沾他身。

不知道的還以為哪位明星在拍攝綜藝。

兩塊錢的一根腸,硬是被他炸出了普通人吃不起的樣子。

但我薑可,並不普通。在大學,我是人儘皆知的富二代,人稱「小富婆」。

確定四周冇有攝像機後,我挎著新買的愛馬仕走了過去。

我朝著沈遲甩出一張卡:「帥哥,包夜。」

「……」

我和沈遲麵麵相覷,一時陷入尷尬的氣氛。

敲!我口誤了怎麼辦!!!

正當我不知道如何下台時,對麵的沈遲衝我溫柔地彎起唇角:「可以包夜。」

於是,沈遲給我炸了一夜的澱粉腸,直到我癱在他小吃車旁再也吃不下。

「支付寶還是微信?」沈遲拿出兩張二維碼,全部放在我麵前。

「支付寶吧。」我拿出手機掃了掃,卻跳出微信新增好友介麵。

我奇怪地看了沈遲一眼,他笑道:「可能製作印刷那邊搞錯了。」

就這樣,我和沈遲成了微信好友。他很低調,朋友圈除了轉發的新聞,就冇了。

不像我今天穿香奈兒單手開保時捷,明天蹦迪開卡生日趴,屁大點事分享者。

我的朋友圈,他一般隻點讚不評論。直到我大學畢業後的某天,我發了張和哥們的合照。

破天荒炸出他第一條評論:「桌子上的牛排看起來很好吃。」

一分鐘後,我刷到了沈遲的朋友圈——他蹲在工地上掰鋼筋,臉上身上都臟兮兮的,腳邊還放著一桶老壇酸菜方便麪。

我才知道,原來沈遲他很窮。

我就知道他和我身邊那群紈絝子弟不同,他是如此清新脫俗,真不愧是我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