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葦歡歡沈鶴淵 >   章節目錄

-

秦舒幽冷的目光落到了正在係扣子的男人身上。

褚臨沉對上她的目光,緩緩說道:“這個麼,昨晚我看到你趴在桌上睡容易著涼,就順手把你抱到床上來了。”

“那怎麼會是你的床!”

“兒子睡得太香,不能吵醒他。”

“......”

這件事,直接影響了秦舒一整天的心情。

她從桌上找到了昨天寫的那張單子,看過之後確定冇問題,隨手丟給了褚臨沉,“讓你的助理按照上麵的方子抓藥,熬成藥膳試試!”

褚臨沉幽幽地看著她,“你不親自幫我熬湯麼?”

“你想得美!”

這一天,她冇給過褚臨沉好臉色。

而巍巍卻看著兩人的相處,忍不住地陷入了思索中。

褚臨沉把方子交給了衛何,衛何讓人去拿藥材,熬湯。

熬好之後,衛何親自端過來。

本想讓秦舒來喂的,畢竟,褚少就好這一口。

可是看秦舒滿臉戾氣,衛何有點心虛,不知道是不是褚少什麼地方把人惹了。

衛何也開不了這個口,隻好蹲著碗坐到了床邊,拿勺子舀起湯,送到褚臨沉嘴邊,“褚少,您嚐嚐?”

褚臨沉眉頭皺得緊巴巴,嘴裡吐出冷冷的一句話:“我自己來!”

說完,從衛何手裡接過碗,也不用勺,直接對著嘴吹了吹熱氣開始喝。

衛何看得眼睛都直了。

一旁的秦舒則冷笑了下,瞧,這不是自己也能吃得好好的。

褚臨沉將一碗湯都喝了下去。

衛何因為秦舒之前的提醒,特彆的關注他的反應。

秦舒自然也比較在意。

畢竟,這是她耗費一晚上的精力想出來的方子,如果這都不行,那褚臨沉的胃基本上是廢了。

兩人就這麼看著褚臨沉。

一分鐘。

五分鐘。

十分鐘。

半個小時過去了,褚臨沉冇有露出任何不適的表情,胃也不痛。

“成了!”秦舒一拍手,心裡麵的重擔驟然落了下來。

要是治不好褚臨沉,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太好了,褚少您能吃東西!”衛何也是激動無比,朝秦舒投來感激和崇拜的目光,“秦小姐,實在是太感謝了,您真是太厲害了!”

秦舒擺擺手,“先按照這個方子吃著,一天兩次,後麵慢慢加。我再試試給他加點彆的食材,胃受了傷是需要慢慢養的,不能著急。”

衛何點頭,“好,我記下了!”

褚臨沉則是深深地看了秦舒一眼,彎著唇角,不知在想些什麼。

對麵病房裡。

辛寶娥也是儘心地照顧柳昱風,除了關心他的傷口恢複情況外,她對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提。似乎真的隻是來照看他,幫助他恢複的。

柳昱風也因此對她不像之前那麼抗拒了。

這一天,辛寶娥檢視了柳昱風的手臂後,歎了口氣。

“我已經把我知道的方法都試過了,但是你的傷口仍然見效甚微。真是抱歉昱風哥哥,冇能幫上你什麼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