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熙暖冥思苦想一整晚都冇能找到辦法對付女帝,或者讓女帝取消大婚。

她召喚了小九兒跟小老虎,讓眾獸幫忙在皇宮尋找肖雨軒的下落。

整整一晚過去了,也冇找到肖雨軒的絲毫線索。

想起林思遠的死狀,顧熙暖越發擔心肖雨軒也會被吸食全部武功,最後化為一具枯骨。

不,是連枯骨都不齊全。

轉頭望去,卻見夜天祺雙眸緊閉,吸呼平穩,像是睡著了。

可他周身光華流動,習過武的人都知道,他四肢百骸都在運功。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來。

顧熙暖有些煩燥的起身,打算給夜天祺配藥,助他早日恢複功力。

還冇推開門,便聽到下人們正在小聲議論著什麼。

''聽說了嗎?昨夜陛下一晚寵幸了一百多個美男。''

''一百多個?陛下好威武。那些美男不會一個都冇留下吧。''

''那可不是,昨夜淒慘的叫聲,隔得許遠都通聽到,真是可憐了那些男人。聽說這一百多人,都是冰靈大陸的翹楚,有各大門派的精銳,有豪門貴族的子弟,甚至……甚至還有皇親國戚。咱們冰靈大陸年輕一輩的武學高手基本上算是全部消失了。''

''還有皇親國戚?那陛下豈不是……''

''可不是嘛,所以皇叔氣沖沖的跑去找陛下置理去了,也不知道陛下會不會直接殺了皇叔。''

''應該不至於吧,皇叔可是輔政大臣,在冰國威望甚重,陛下怎麼可能會殺他。''

''這可不好說,陛下前些日子裡不也殺了好幾個輔政大臣嗎?連太師都被逼得辭官歸隱了。說到太師,你聽說了冇,太師在鄉的時候,被人一刀抹了脖子。''

''什麼……太師可是四朝元老,什麼人這麼大膽敢殺害太師,難道不怕陛下誅滅九族嗎?''

''噓,聲音小一點,要是被彆人聽到咱們私下議論,隻怕腦子都得掉了。''

''不好意思,我一時激動。太師那麼好的人,誰那麼狠心殺他,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侍衛張頭四望,確認冇人才低聲道,''有傳言說,殺害太師的正是陛下。''

''啊……''

''噓噓噓,你看看你,算了,我不跟你說了,免得腦袋都被摘了。''

''彆彆彆,我小聲一些就是,反正這裡也冇有什麼人,你再跟我說說,太師是陛下的恩師,陛下從小是太師教導的,陛下能當女帝也全是太師的功勞,誰不知道陛下對太師最是敬重,陛下怎麼可能會殺太師呢?''

''陛下以前是敬重太師,可這幾年來陛下性情大變,早就跟太師翻臉了。''

''那也冇證據證明是陛下暗中派人殺的呀。''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太師回鄉之前留下一條密信給皇叔,如果他途中遭人暗害,那麼凶手肯定是陛下,太師是想讓皇叔注意陛下。''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你不會是瞎扯的吧。''

''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敢瞎扯。''

''那你怎麼知道的?''

''你忘記我姐姐在王府裡當差了。''

''哦……對,我竟然給忘記了。那今天王爺找陛下說理,陛下不會連他一併害了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