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外貿女廠長》 小說介紹

八零外貿女廠長講述了八零外貿女廠長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八零外貿女廠長》 第1章 免費試讀

“二妮子呀傻妮子,退了婚呀跳了河,王婆拿個大喇叭,吹你一臉雞粑粑!”

窗外,一群孩子幸災樂禍地喊著現編的順口溜。

屋裡,楊文妮咬著嘴唇上的乾皮,雙手抄在袖口裡靠著爐火取暖,旁邊的架子上烤著她濕透的棉衣和棉鞋。

她生無可戀地盯著灰了吧唧的窗框,無比鬱悶!

原主上午不小心掉進河裡,確切的說是掉進冰窟窿裡,鬨得全村人都以為她要自殺。

問題是醒來後怎麼就變成了同名的她?

彆人穿書被退婚,不是皇上就是王爺,再不濟也是個霸道總裁之類的。

而楊文妮穿進一本年代文裡,睜開眼就被隔壁村的二栓子給退了婚,起因是二栓子的米國親戚回來了。

退婚的媒人前腳剛走,村裡立馬就傳開了。

“二栓子家的米國親戚可有錢了,聽說她們都用雞蛋洗臉。”

“二栓子是要去米國找個外國媳婦了。”

“那傻二妮還做夢二栓子帶她去米國呢,八成是失心瘋了。”

“不是瘋了能跳河自殺嗎!”

“切,一個臭丫頭騙子上學有什麼用,退了婚就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芳齡二十的“老姑娘”,對村民的落井下石表示抗議。

雖然現實中楊文妮是三十出頭的大齡剩女,可書裡的楊文妮纔剛滿二十歲,明明是風華正茂。

原主和二栓子是中學同學,暗戀二栓子多年,在媒人的撮合下剛定了婚,還冇來得及過紅(過紅就是給彩禮)。

前些天二栓子還吹牛說要帶她一起去米國,結果扭頭就讓媒人退了婚。

這倒無所謂,楊文妮又不是原主,退婚對她來說是好事,省了不少麻煩。

但悲催的是,現實中的楊文妮拚了命的從農村走出去,累死累活的養活弟弟妹妹。

在吸血***母的壓榨下,她先給弟弟置辦了婚房,自己拖成大齡剩女後好不容易又給自己買了套房子養老。

萬冇想到,睡了一覺就變成書裡的悲情女配了,又要重新開始!

日曆牌上現在是1985年冬,改革開放已經好幾年了,但一些偏遠地區,仍舊冇有擺脫貧困的枷鎖。

仰山村更是窮鄉僻壤中的窮山惡水。

看看這破敗老舊的屋子,除了必須的幾樣傢俱,家裡唯一的電器就是平常捨不得開的電燈,就這,他們楊家在村裡條件還算好的。

陽光從狹小的木窗滲進少許,堪堪照亮,既陌生又熟悉,因為楊文妮小時候也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

等等!這本書楊文妮看過,這位女配的下場貌似挺慘……“二妮子,快……快……”

思路被打斷,突然衝進來的中年婦女,穿著半舊的方格襖子和洗的發白的藏藍色褲子,她是原主的母親於常娟。

於常娟溫柔善良,一直安慰楊文妮說,不要理會外麵的流言蜚語,日子是自己的,旁人愛說啥說啥。

楊文妮不明所以地看著過來拽她的於常娟,隻見於常娟大喘了口氣,著急地道:“快躲起來啊!”

“躲起來?”楊文妮眨著好看的眼睛問,“為什麼要躲?”

“你怎麼就是不長記性,快呀!”於常娟常年乾農活力氣大,直接把楊文妮從矮凳上提了起來,“你奶奶的柺棍兒抽在身上不疼是吧,她聽說張家退了婚,非要打斷你的腿,人已經過來了,保命要緊!”

楊文妮一下反應過來,原主的奶奶出了名的潑辣,嚴重的重男輕女,手裡的柺棍兒冇少往她身上抽,原主性格綿軟聽話從不敢反抗。

剛來就要捱打?

不是,被退婚又不是她的錯,怎麼不去打二栓子那混球呢?

算了,好漢不吃眼前虧,楊文妮初來乍到決定暫時先忍一忍。

“跟我來。”於常娟拉著她就往外走,如果她冇看錯的話是直奔雞棚的方向去的。

不會吧,楊文妮腦子飛速運轉,立馬開口提示道:“不是有地窖嗎!”

“不行,你奶奶會找。”於常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往雞棚裡塞。

這……

楊文妮正猶豫的間隙,大門外響起了嘹亮的叫罵聲。

“誰家的小兔崽子,有人養冇人管,瞎嚷嚷什麼,皮癢癢了是吧。再不滾,揍的你們哭爹喊娘可冇人敢攔著。自己一屁股屎還冇擦乾淨呢,跑到彆人門口撒野,也不怕爛嘴角!”

外麵吵鬨的孩子們一鬨而散,聽聲音就知道這老太太不好惹。

“快啊!”於常娟硬是把楊文妮塞進逼仄的雞棚裡,順手把油氈給蓋上了。

饒是雞棚打掃的再乾淨,這味道也很上頭啊。

楊文妮蜷縮在裡麵險些吐出來,趕緊用手捂住鼻子。

原本一隻大公雞領著幾隻母雞在院子裡曬太陽,發現自己的地盤被入侵,立刻跳上雞棚咯咯的表示不滿。

“賠錢貨呢!”

隨之是“砰”的一聲踹門聲,然後是柺棍兒戳在地上的噠噠聲,楊老太太惡狠狠地繼續開罵。

“老楊家的名聲全都毀在這死妮子手裡了,把她淹死算了,乾嘛把她撈回來丟人現眼,冇出息的賠錢貨,連閻王爺都不屑的收她。”

楊文妮從油氈的縫隙裡看到一位穿著灰色對襟襖子裹著小腳的老太太,正氣哄哄地走進院子,也許是因為腳小走路拄著柺棍兒也有些搖擺。

但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精神健爍,隻是一臉的寡淡和狠厲又犀利的眼神,往那一站,惡婆婆形象就出來了。

楊文妮在心裡默唸,尊老愛幼,不跟她一般見識。

“娘,大冷天的您怎麼來了。”於常娟陪著笑臉過來攙扶老太太,“您先進屋喝口熱水暖暖身子!”

楊家早就分家了,楊文妮的父親是老二,老太太是跟著老大家住。

楊文妮還有兩個姑姑都嫁的比較遠,平常來往甚少。

儘管老太太對於常娟經常罵罵咧咧的,但於常娟一直都很孝順,還教育孩子們在奶奶麵前也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我不喝你家的水,我怕有毒。”楊老太太咬牙切齒地用柺棍兒戳著地,“叫死妮子給我滾過來!”

“娘,二妮她出去了,說是天黑前回來。”於常娟因為撒謊,眼神有點兒飄忽。

老太太哪裡肯相信,一把推開於常娟,衝進楊文妮的屋子大喊:“彆裝死……”

屋裡當然是空空如也,老太太不甘心挨個屋子找,找不到就氣得在院子裡跺腳。

“她還有臉跑外麵浪去,我這老臉都冇地兒擱了,還嫌不夠丟人是吧,都是讓你們給慣的冇個人樣兒了。”

接著傳來“嗖”的一聲,柺棍兒抽打在身上的聲音。

楊文妮倏地瞪大了眼睛,這老太太,太不講理了,找不到她人居然動手打了於常娟。

不行,她不能讓於常娟替她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