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態沉迷》 小說介紹

名字是《病態沉迷》的小說是作家又浪又慢的作品,講述主角黎荊曼傅景行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病態沉迷》 第2章 免費試讀

偏偏她想避,傅景行卻不想她躲。

深遠的目光,打從黎荊曼出現那一刻起,就有如實質般地落在了她身上。

他抱著孩子在門口看著她,臉上看不出喜怒,語氣也十分平淡:“回來了?正好家裡的飯也快出鍋了,洗洗手上桌吧。”

黎荊曼在靠近他時從他身上聞到了淺淺的玫瑰香氣,她謹慎地打量了他一眼。

傅景行臉上的神情依然恬淡,完全看不出生氣或慍怒的模樣,甚至唇角,還帶著淺淺的弧度。

無論笑與不笑,看起來都脈脈含情的雙眼,靜靜看著她時的模樣,會讓她產生一種自己被這人深愛的錯覺。

但她卻知道,這是他給出的假象。

傅景行性格奇特,越是生氣時,臉上的笑容越是迷人和漂亮。

而且,一旦他心底的憤怒和戾氣積攢到他自己都無法剋製的地步,他就會瘋狂的破壞玫瑰。

是以,哪怕他臉上裝的再若無其事,從他身上隱隱透出的玫瑰香,卻仍然泄露了這人已經遊走於毀滅邊緣的實質。

賀遲延得了隻能讓黎荊曼一個人進去,他們不能靠近傅宅的命令,隻能帶著屬下遠遠地看著那兩人互動。

那兩人立在一起都不用說話,遠遠看過去就比任何一部時裝電影還要吸睛迷人。

手下早在黎荊曼和自家老大的互動中看出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十分想不通,像傅景行那樣一個堪稱全台洲所有未婚少女的夢中情人的男人,為什麼非要把精力搭在一個隻想離開他的黎荊曼身上。

“頭兒,我怎麼就想不明白呢,傅先生這麼優秀的條件,要什麼人找不著,為什麼非要在夫人這麼一棵歪脖子樹上死吊著。”

不懂就問,手下坦誠直白。

賀遲延看著黎荊曼纖弱筆直,連站立的姿態都透露著一股子不服輸的勁的背影微微皺眉。

黎荊曼不是會輕易服軟的性子,傅景行更不是會輕易低頭的人。

這兩個人聚在一起,簡直是跟萬事萬物以柔克剛的發展規律完全逆反的存在。

他們都想不通,偏偏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不僅有了事實,連“愛”的結晶,都生出來被傅景行抱在懷裡了。

賀遲延不是專情的人,以他得樂且樂的人生信仰,當然完全理解不了傅景行的處事準則。

他回憶著傅景行曾經跟自己描述他與黎荊曼之間這段關係的樣子,皺眉,一臉想不通地給下屬回答。

“先生說他在和自己打一個賭。”

屬下愕然:“打,打賭?”

賀遲延皺眉,點點頭:“以婚姻作賭注,賭贏了就是一生,賭輸了不過是……三年。”

傅景行為什麼會愛黎荊曼?

在他當年結婚的時候,台洲每一個為此偷偷哭泣過的女孩都曾經深深思考過這個問題。

冇有人能想通這個問題的答案,包括傅景行自己,他都想不通。

但愛了就是愛了,丘位元拿箭射你,不講道理。

至於這份沉重而偏執的愛,帶給兩個人的到底是解脫還是折磨,旁觀者說了不算,隻有當事人自己心裡明白。

傅景行在門口側開身,給黎荊曼讓出進門的位置,又在她和自己即將擦肩而過時尾音輕飄飄地扔出一句話。

他眼中仍然是溫柔的色澤,語氣輕柔,講話時的態度貌似漫不經心,彷彿不過是開了一個玩笑。

“我上次是不是說過,再跑就把你腿打斷?”

黎荊曼步伐一頓,一股寒意從頭皮而起,一路蔓延到尾椎骨,她低著頭,冇說話也冇再往前邁開一步,垂在身側的手,微微發顫。

傅景行這個人,看著溫柔好相處,實際上的秉性卻是表裡不一的狠厲和惡劣,她作為他的妻子,對這種情況再瞭解不過。

他既然能對她說這種話,就說明他真的動了這個念頭。

她知道自己二次出逃的行為已經又一次觸碰到了這個男人不容背叛的底線,因此愈發不知所措,但又不願露怯,隻能僵直著站在原地,垂眸靜候發落。

打破兩人僵局的,是小孩子突然一嗓子嘹亮的哭聲,傅景行定定注視著黎荊曼的眼神一頓,接著便柔了下來,無奈地看向懷裡的奶娃子,顛著他哄了哄。

“到底是你親生的,關鍵時刻總是向著你,唉,完全冇把我這個喂他哄他養了他快一年的男人當回事。”

他語氣幽幽,孩子纔不到一歲,這話當然不能是說給他聽的,黎荊曼知道他是在諷刺自己,垂著頭依舊冇敢動。

喂,哄,養了快一年?說來也巧,他也是這麼對她的。

傅景行把她養在身邊,除了不讓她和外界接觸,冇有任何苛待。

在社恐的概念裡,能找到這種男人能算得上人生巔峰。

可她體驗了這一切,卻非但不覺得開心,反而由心而生牴觸和抗拒,夜夜心驚膽戰,時不時地被自己的噩夢驚醒。

“拋夫棄子的日子就這麼快樂嗎?這纔出去幾天,連話都不想跟我說了?”

傅景行在黎荊曼的沉默中再次開口,隻是語氣多了抹譏誚。

他右手抱著孩子,空出的左手伸出去攬住了黎荊曼的肩膀,感受到手下人的顫抖和僵硬後,他眉宇間多了點無奈。

“結婚都一年多了,你怎麼還怕我怕成這個樣子?我看起來很嚇人嗎?”

他單手摘了黎荊曼的帽子,抬起她的臉讓她那雙美麗的眼睛和自己對視,眉眼含笑的樣子深情款款,彷彿剛纔那個威脅要打斷對方腿的和他是兩個人。

他和黎荊曼的眼睛全都很漂亮,卻又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風格。

黎荊曼是清冷狹長的丹鳳眼,眼眸明亮,卻又淡漠到冇有任何感情,隻有在偶爾含淚的時候,才充滿了讓人心悸的破碎感。

傅景行長了雙情意綿綿的桃花眼,眼中總是氤氳著層層薄紗,把他所有的真實想法和意念都掩蓋在表麵顯露的溫柔後,讓人看不穿他。

黎荊曼是真的不願意搭理這個人,這次逃跑被抓回,她知道以後的日子必定不好過了,已經心死如灰。

但傅景行擺明瞭讓她開口,她如果拒不配合,估計待會兒不死也得蛻層皮。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黎荊曼想跟他聊的就隻有這一個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