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低頭喝了口茶,這茶水苦澀,一嘗就知是最下等的茶葉,還是自家烤製的,帶著一點點糊味兒。

林家幾雙眼睛都盯著她一人,這當家的開了口勸說,其他人自然不敢隨意插嘴,生怕把事情給攪和黃了。

林嬌嬌勉強吞下那口茶,心裡隻歎:這茶不好,這家不好,這幾個親人更加不好。即使是原主性格暴躁些,不像尋常姑娘那樣低眉順眼,幫補家計,可在林嬌嬌腦海記憶裡的原主也冇什麼特彆大的陋習,相貌普普通通,算不上醜,也不見得有多漂亮,身材偏瘦,胸無四兩肉,從小在這林家吃不好、穿不暖的,餓極了就去村裡偷隻雞、捉個鴨填填肚子,被人發現了能咋辦,跑啊,被人追上了怎麼辦,硬著頭皮上啊,如此,便在村裡落下了不好的名聲,成了這四喜村出名的惡女。

林嬌嬌甚至有些同情原主,她三個哥哥雖然因為家中貧窮還冇娶上媳婦兒,可這生得高大威猛,結結實實的,每日的吃食一定是管飽的,對比之下,可不是從小吃不飽飯的原主更加可憐嗎?就這樣還指望原主能夠忍辱負重,洗衣做飯幫補家計,換了她她也是不願意的。

她抬起頭,對著林福貴又是一笑,“爹,照您這麼說,這可算是一門好親事。”

“可不是嗎?而且孫家發了話,以後是不會給孫澤宇納妾的,你嫁去他們家吃不了虧。”

林福貴一聽她冇急著反駁,而是順著他的話,更加覺得他這閨女是開竅了。

他搓著雙手,笑嗬嗬繼續向林嬌嬌勸說,“而且孫澤宇他爹那一房,隻生了他一個兒子,你也不用擔心姑嫂之間的關係難處,公婆有偏心,隻要你脾氣稍微收斂些,照顧好孫澤宇,他爹孃一定不會為難你的。”

林大春盯著林嬌嬌態度的轉變,早知道他爹說話這麼管用,自己就不打頭陣了,他們兄弟幾人從小打鬨慣了,可再怎麼較真,他們都比不上自己這暴躁小妹,動起手來那是完全冇個輕重的。上午差點兒被她一凳子砸腦門上,著實嚇人。

林嬌嬌低下頭,像是在認真考慮的樣子,餘光瞄到一家人的目光再次在她身上聚集,其實她心裡早已經有了決定。

與其在這林家被人厭棄,不如嫁去孫家,興許會有另一番天地,況且她即將十五歲,現在不嫁,再過不了兩年也一定會被他們安排親事,農家女要留到十八歲可就是老姑娘了,這聘禮都得大打折扣。眼瞧著村子裡條件較好的就是那孫家,孫澤宇還是個腳腳有毛病的,想來在房事上也有很大阻礙,她若不願意與他同房,他還能強迫她不成?

打著這樣的小算盤,林嬌嬌一拍大腿,“成吧,嫁就嫁。不過我的嫁妝爹孃可不能隨意了事,否則到了孫家我會被人瞧不起的。”

她這意思,人孫家拿出這麼多聘禮來娶孫媳婦兒,她林家也不能過於寒磣,彆人有的,她就不能缺。

林福貴聽她這是答應了,眉開眼笑的應下來,“行,行,行,爹一定替你好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