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明朝張知節》 小說介紹

穿越明朝張知節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難山之下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穿越明朝張知節》 第14章 免費試讀

張知節跟著走進醉香樓的後院才知道,原來後院曲徑通幽,彆有洞天,十分雅緻。都是單獨的院落,十分隱秘,不用擔心被熟人碰到而尷尬。

走出曲折的花叢小徑,前麵出現了一個別緻的院落,上麵有一個題字:“逸菊之家”。哪怕張知節這種不懂書法的人都覺得字體飄逸,十分難得。

徐光勉見張知節注意道小院的題字,笑道:“這可是一幅好字,醉香樓往來的也有很多文人雅士,自然免不了有人題字,不過他們卻是不敢落款的,哈哈。”

張知節點頭道:“果然好字。”進了屋裡張知節發現才發現果然不錯,牆上掛的字畫皆都筆力不凡。屋裡擺設清新脫俗,全無前廳的庸俗。

張知節站著打量牆上的字畫,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自書架後走了出來,笑吟吟欠身道:“原來徐爺請的貴客來了,奴家失禮了”。

張知節轉過身來,不禁暗歎好一位風情少女。好一段風流體態,嬌嫩豐盈,腰若約素,眉目如畫,燦如春華,皎若秋月。婷婷玉立,美目盼兮,觀之如出水芙蓉,並無風塵之氣。

見張知節打量自己,姑娘嫋嫋上前施禮道:“奴家明月,見過公子,不知公子如何稱呼?”張知節笑著還了一禮道:“原來是明月姑娘,在下姓張。”明月姑娘見張知節冇有說出名字也不惱,嫣然一笑笑道:“怪不得徐爺設宴相邀,原來張公子真是一表人才,玉樹臨風。”

徐光勉笑道:“你們倆就彆這麼客氣了,既然認識了,那就是緣分,來,來坐下聊。”張知節徐光勉對麵坐了,明月姑娘就坐在張知節旁邊緊挨著張知節。

徐光勉拍了拍巴掌,一位珠圓玉潤嬌媚可人的姑娘帶著一串姑娘們開始上酒菜。上完酒菜,那一串姑娘們行禮下去了,那位珠圓玉潤的姑娘卻留了下來。

徐光勉在姑孃的身輕輕上拍了一巴掌,笑道:“還不見過張老弟。”這位姑娘被拍了一下,扭了扭身子,眼睛都要媚出水來,水汪汪地看著張知節行禮道:“奴家媚兒,見過張公子。”

被媚兒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勾,張知節禁不住誘惑地心跳加速了幾下。張知節心裡感歎,真是小妖精啊,看來自己還得需要多多磨練啊。

媚兒一下撲在徐光勉身上嗔道:“徐爺,你可好久冇來了!我還以為你把人家給忘了呢!”

徐光勉笑嗬嗬的順手摟著媚兒笑道:“先把正事辦了,纔好行樂,來,張老弟,昨日都是誤會一場。今日老哥給你賠罪了!”說完端起酒杯敬向張知節。

張知節端起來笑道:“小弟一向少出來走動,所以這纔不識徐兄,引起了誤會。”兩人喝了一個,徐光勉這才笑道:“老弟正應該多出來走動走動纔好,得空我給老弟介紹幾個朋友,大家一塊玩耍纔是正理。”

明月聽了徐光勉的話更加確定知道張知節來頭不小,一邊思索京城裡姓張的勳貴世家,一邊笑道:“二位爺光顧自己喝卻不理我們姐妹,哪有這樣的道理?”徐光勉笑道:“明月姑娘還不敬張老弟一個。”

明月眼光流轉笑道:“奴家正要略儘地主之誼,還望張公子不要嫌棄。”說完端起一杯酒,抿入櫻口之中。依偎到張知節懷裡,媚眼如絲將櫻唇探向張知節。張知節摟著秋月斜眼看去卻見徐光勉早就和媚兒抱在一起喂酒。

在徐光勉的帶領下,屋內已然春光一片。冇多久張知節就已經不剩酒力。徐光勉也是早已情動,帶著媚兒去了院落裡的另一件屋子。

屋裡隻剩下張知節了,秋月將張知節扶起來轉過書架,竟是一個美人香閨。

秋月知道張知節是個來頭不小的貴族子弟,哪肯放棄,自然想著將張知節俘獲,做她的裙下之臣。想來張知節是個雛,讓他知道自己的美妙滋味,還不是乖乖的傾心自己。

秋月一邊親昵張知節,一邊開始給張知節解衣。張知節感受到胯下一涼,頓時有些清醒了,暗道不妙。自己隻是來參觀的,可不能**在此啊,那自己可就虧大發了。

於是,張知節晃晃頭,把秋月姑娘推開,起身提著褲子就走,是的,張知節就這麼走了,走了。被推在一邊的秋月迷迷糊糊的,有點懵。秋月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再加上酒勁,就這麼呆在那裡了。

等了很久都冇見張知節回來,這才確定這位張公子不見了,走了。秋月姑娘有些哭笑不得,這算什麼。

張知節出了後門來到大街上,這纔算是真正的有些清醒,覺得就這麼走了似乎有些不妥。難道還要再回去道個彆,可不能高估自己定力,張知節搖搖頭就這樣吧。

上了周興的馬車一路搖搖晃晃的回了家,酒勁又上來了,迷迷糊糊被丫鬟接回了院子。被餵了幾口醒酒湯,擦了身子,沉沉睡去……

娟兒拿著張知節換下來的衣服幽幽一歎,衣服上出了濃濃的酒味,還有濃濃的酒味都遮不住的脂粉味。

娟兒怕被彆人知道,將衣服藏了起來,準備抽空自己洗,是不敢交給漿洗婆娘洗的,生怕他們嚼舌根。

娟兒將衣服藏好,這纔出來吩咐香芋她們好生看著,這才起身去了上房。一路上娟兒都在糾結,要不要將這事稟報給夫人。若是稟報了夫人,二爺心裡不痛快,說不定會厭了她。說是不說,紙裡包不住火,最後夫人知道也得責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