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簡桐此刻早已溜回了沁竹院。

她孃親是靈族聖醫,來自遙遠之地。從她一出生起,她便繼承了靈族自愈能力。

不過懷孕時,她會喪失自愈能力。

而胞妹趙柔則繼承了孃親的美貌,一直以來被稱為上京第一美人。不過並未繼承自愈術,對醫術也毫無興趣。

前世趙簡桐低調,曾以神秘人身份成為了聞名南蒞朝的國醫聖手,卻被趙柔搶了去。

這一世,她功名皆要。

趙柔,那個叛徒。

她會好好折磨。

另外還要在商寂白成為皇帝之前,殺了他。

她撐著腦袋,輕喚兩聲。

菡萏,芍藥兩丫鬟急急忙忙地跑進來。

年幼一點,性格跳脫的芍藥不解道,“簡桐小姐,你不是在東廂房休憩嗎,為何跑到了西廂房?”

趙簡桐隻輕笑著,如癡如醉地望著芍藥和菡萏。

她們都還在,真是太好了。

上一世菡萏嫁得早,逃過了趙氏滅族,可在夫家過得並不好。

她的貼身婢女芍藥,跟著她也吃儘了苦頭。

被人當成活靶子,在禦林軍的箭矢下,活生生被射殺成了肉泥。

“大小姐,你怎麼哭了,是芍藥哪裡做錯了,惹到你了嗎?”芍藥手足無措地,呆呆地看著她。

趙簡桐一把將她們兩人抱住,“能夠在活著的時候見到你們,真好。”

她情緒過於激動,將菡萏和芍藥弄得有些懵。

趙簡桐也無暇解釋,整整一上午將祖母,爹爹,大兄次兄,趙府的每一個丫鬟奴才,以及經常溜入趙府的狸花貓都慰問了遍。

唯一遺憾的便是冇有見到孃親,孃親在她重生回來的三年前失蹤。

不過,看著大家都好好地活著,她由衷地展開了眉眼。

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保護趙家。

前廳,祖母召開了家族會議,讓所有人都到場,趙簡桐也不著急,根據前世記憶,大致知道祖母今日定是為了勸趙父慎重,萬不可以在朝堂上拉幫結派。

前一世,趙簡桐覺得祖母憂慮太深。

重活一世後,她才知道祖母深諳帝皇之術。可惜,趙父野心太大,全然未將祖母的一番教誨記在心上。

祖母陳氏,是當今老皇帝的親姑姑,是南蒞朝的大長公主,早年一直深處皇宮,深知最是無情帝王家。

前世趙簡桐和商世子在酒樓‘一場**’之事,在半個時辰內就鬨得滿城風雨。

趙氏和皇家在第一時間聽到了風聲。

故此,趙簡桐和陳楚生的姻緣很快被斬斷,她被退婚,胞妹趙柔替了她,成了太子妃。

這一世,趙簡桐冇讓趙柔的奸計得逞,她倒要看看那人如何讓太子退婚。

趙簡桐讓芍藥為她畫了一個病弱妝,她今日也要學一學胞妹嬌柔造作的模樣。

她要走敵人的路,讓敵人無路可走。

來到前廳後,趙簡桐瞧見果敢堅毅的祖母坐在正上方,左側方坐著爹爹。

大兄次兄則坐在下位。

趙簡桐低著頭,悄悄地坐在了次兄旁邊。

“趙冀!孫子孫女的親事你可有問過我!”祖母握著一根龍頭玉身的柺杖,言辭狠厲地看著趙父。

趙冀麵露無奈,語氣謙和道,“娘啊,我為兒女們找的婚事自然都是極好的,您彆太多操心。更何況,之前兒子不告訴您,不就是想讓你享清福。”

陳氏手中的龍頭玉身的柺杖在大理石板上猛得戳了好幾下,灰黑色深邃的眼眸裡,皆是痛惜。“兒啊,如今你已為鎮國大將軍,位極人臣,就不該拿兒女姻親於朝堂上拉幫結派!”